熱門:

2020年9月15日

姚遠 宏觀分析

姚遠: 聯儲局政策轉變對中國啟示

美國聯儲局破天荒引入平均通脹目標,當通脹和就業水平超標時,央行有更大自由度調整政策,應對疲弱的經濟。

在今年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會,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公布貨幣政策檢討結果。簡而言之,聯儲局的中期政策框架有三項更改,包括通脹目標變得靈活,旨在保持「2%長期平均通脹率」;加息決定將取決於充分就業的缺口,而不是取決於與充分就業的偏差;並且每5年檢討以上目標。

短期不放棄寬鬆政策

短期內,這些改變不會對美國貨幣政策方向構成任何影響。目前通脹率遠低於2%,就業情況令人擔憂,短期內聯儲局不可能放棄其極為寬鬆的政策立場。所以,新政着眼於美國經濟重拾生機及再現通脹之時。相比舊框架,新政或令聯儲局在經濟景氣時採取截然不同的做法。

首先,平均通脹目標容許聯儲局更具包容性,允許通脹在一定時間內超出2%,然後再考慮收緊政策。通脹超標能夠「彌補」通脹長期不足,讓聯儲局實現2%「長期」平均通脹。相比以往,新框架會提高撤回政策的門檻。

美傾向促進充分就業

其次,聯儲局轉向採取不對稱就業目標,着力解決就業「不足」,而不是按理想就業水平的「偏差」而調整。相比起在就業情況不佳時實施寛鬆政策,新方向會令當局更難在勞動市場向好時收緊措施。加上更為包容的通脹目標,聯儲局明顯由以往力求平衡市況,維持價格和就業穩定,傾向促進充分就業。

實際操作上,鮑威爾並未披露新框架的一些重要細節,令聯儲局未來的舉動難以預測。例如,平均通脹目標被描述成「追趕政策」,但鮑威爾沒有說明要追上多少,或者多快追上。若聯儲局不透露2%平均通脹率的計算期,市場就算能準確預測未來通脹,也難以預測聯儲局政策走向。但就聯儲局角度而言,如果刻意保持含糊,當宏觀市場變幻莫測及動盪不堪時,央行就可以更自由地調整貨幣政策。

不過,聯儲局改變基本政策框架,也可能對其他國家產生意義深長的影響。其他條件不變下,如果聯儲局轉向鴿派後成功振興經濟,當地對中國出口的需求就會增加,從而惠及中國。

利內地金融市場接軌

與此同時,慷慨的刺激方案壓低美國利率,可能把逐利的投資者推向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大量資本流入中國,中國人民銀行就不必自行創造流動性。另外,外國對高收益人民幣資產需求強勁,有助加快中國金融市場與世界接軌。官方數據顯示,年初至今外資已買入超過6000億元人民幣債券,超過2019年全年的4780億元。

最後,聯儲局投向鴿派,美元有貶值壓力,人民幣兌美元滙價升至16個月高位。雖然還涉及許多考慮因素,但坊間開始懷疑美元能否在長遠未來繼續擔任國際儲備貨幣。如果人民幣將來有機會填補空缺,中國就需要奮起迎戰,實行必要改革,贏取全球投資者的信心。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