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12月17日

John Rekenthaler ETF

John Rekenthaler: 迎接特斯拉加入標普500指數

美國上市的特斯拉即將被納入標普500指數。其加入將提高標普500指數的集中度,該指數目前頭重腳輕(top-heavy)的情況是過去25年間最高的水平。標普500指數十大成份股通常佔指數總資產約20%。但這個數字在過去18個月間突然迅速增長,於6月達至28%。其後,十大成份股所佔的指數總資產進一步飆升。計及納入特斯拉,十大成份股將佔標普500指數總資產34%。

成份股排名愈前權重愈高

如【表】所示,十大成份股的增長主要由於指數龍頭企業,包括蘋果、亞馬遜、Alphabet及Facebook的強勁表現,而非特斯拉的加入。話雖如此,特斯拉取代寶潔(Procter & Gamble)躋身十大成份股,會將十大成份股在指數中的總權重推高0.5個百分點,進一步推高指數頭重腳輕的情況。

過去數年,市場觀察者曾多次批評標普500指數過分側重於少數龍頭成份股,但這些指控大多沒有根據。但今時今日,此論點的確成立。十大成份股以市值加權計算,佔標普500指數的三分之一,足以影響指數表現。此情況令持有標普500指數基金的投資者在2020年受惠。當然,此情況會否繼續帶來好處,又是另一回事。

投資者無處可逃

從標普500指數轉戰更廣泛的指數基金會有改善,但卻未能完全消除此問題。由於標普500指數佔美國上市公司總值四分之三,當中前十大企業亦大概佔Wilshire 5000或其他追蹤美國股市的指數25%。就算購入同樣在美國上市的Vanguard Total Stock Market ETF(VTI)而非Vanguard 500 Index(VFINX),亦難以避過此情況。

若指數龍頭企業從事的業務各不相關,指數的主要持倉便足夠多元化,那麼這一切都不重要。當全球股市下跌,雖然它們都會同步下跌,但權重集中並不會增加額外風險。

但現況卻非如此。儘管蘋果、微軟、亞馬遜、Alphabet、Facebook及特斯拉看似屬於不同行業,業務涵蓋智能手機開發、軟件安裝、運送包裹,以至電動車製造,但實際上,它們在股市中的估值均取決於兩大特點:1)保留其半壟斷地位;及2)擴大其技術優勢。它們在相同的投資浪潮中此起彼落。

現時風險比昔日更高

當然,這個論點亦適用於九十年代末的科技股,起初同步上升,其後一致崩盤。然而,此比較終究不成立,因為標普500指數目前比九十年代末的科技股更為集中。1999年夏天,4間當年可謂「年青」的公司(微軟、思科、朗訊與英特爾)躋身標普500指數的十大成份股,它們合共佔指數總資產11%。相反,現時標普的六大科技巨頭合共佔指數總資產28%。(如果以微軟已不再處於高速增長階段為由將其剔除,科技股亦佔指數總資產的22%。)

本文欲帶出的警告是:就算標普500指數的大部分成份股相繼升值,亦有機會出現逆轉,為指數投資者帶來損失。此外,六大科技巨頭的權重已相當高。撇除特斯拉,這些企業持續錄得盈利;其業務穩健度固然不成問題。然而,投資者的高度期望以及與技術營運相關的不確定性,會令其股票出現波動。實際上,該28%的權重有時會急速變動,主導了指數走勢。

上述分析絕非反對閣下持有標普500指數基金或其他市值加權的投資。強大的公司理所當然獲得高估值,除非這些價格高得離譜而顯得荒謬,而在我看來,現況並非如此。投資者需要認清的是,標普500指數已今非昔比:現時的風險比昔日更高。

John Rekenthaler

Morningstar

研究部副總裁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