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5月8日

謝棟銘 外匯

謝棟銘: 【人幣】5月面臨兩方面壓力

進入勞動節假期,沉寂了一段時間的人民幣再次回到市場的視野中。5月1日在境內市場休市期間,受美國特朗普政府就病毒爆發與中國政府口水戰的升級影響,離岸市場上人民幣兌美元貶值接近1%。2019年勞動節假期,受總統特朗普貿易戰加碼影響,節後第一個交易日人民幣一度大幅貶值超過1%,並開啟了一輪人民幣貶值周期。此次相似的時間點,雖導火線不同,但同樣的人,類似的話,令市場再次擔心「昨日」會否重現。

筆者認為,5月人民幣確實可能面臨來自包括風險情緒波動,以及中美關係加速惡化兩方面因素的壓力。

美元或現新一輪走升

首先,5月要提防美元新一輪升值的可能。5月第一周股市並未出現「5月沽貨離場」的季節性表現。對西方發達國家復工復產的預期,掩蓋了其他負面訊息,成為推動風險情緒上漲的主要因素。而風險情緒的好轉也將美元指數抑制在100以下。但是這種基於復工復產預期的風險情緒並不牢固,我們對病毒了解的局限性意味二次感染的風險不能排除,而即將排山倒海般到來的斷崖式宏觀經濟和微觀企業盈利數據,也意味目前的風險情緒可能是脆弱的。

回顧2008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當時美元曾走出W型走勢。美元在2008年9至11月期間受美元荒支持大幅走高,但是12月隨着美元流動性改善美元回調,不過進入2009年第一季在對經濟數據悲觀預期影響下,美元再次大幅走高,直至經濟見底預期形成。而此次我們可能正處在相似的W的右邊,要小心美元指數在疫情和經濟等悲觀疊加下上漲的可能。

兩方面左右中美關係

其次,中美關係將貫穿整個5月。或許成為驅動人民幣的最主要因素。相比2019年5月,中美關係主要依賴單一的貿易維度,此次中美關係更為復雜。筆者認為市場最少需要以兩個維度審視中美關係。

第一依然是貿易維度。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執行力度問題,將再次回到舞台上。受疫情影響,中國國內需求尚未恢復,採購力度已經落後於進度。2月的時候媒體曾報道中國希望靈活履行貿易協議。不過隨着疫情在美國迅速惡化,美國經濟面臨巨大的衝擊。這很有可能會迫使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執行貿易協議力度保持更強硬的態度。特朗普也在5月4日警告說,如果中國沒有買就將終止貿易協議。

第二個維度則是地緣政治。特朗普於5月初正式開啟了其連任競選活動。作為其一貫依賴的經濟牌,因為疫情已經崩塌,為了增加連任機會,特朗普已經將自己從「經濟總統」定義為「戰時總統」。由於病毒這個看不見的敵人較為抽象,特朗普競選團隊很有可能需要樹立一個具體的「幫兇」形象。這也意味中美關係將成為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的核心問題。

香港問題或再成焦點

因此,筆者認為,如果僅僅將近期特朗普政府的言論視為口水戰,可能過於樂觀了。而5月中美關係也將迎來兩個重要事件的測試,包括美國國務院即將公布的2020香港政策法,以及5月15日即將到期的美國政府對華為採購的臨時許可證。筆者認為,5月香港問題可能將重新回到聚光燈下,成為中美博弈的格鬥場。

總體來看,5月人民幣將面臨新一輪考驗。但是鑑於中國已經確定於5月21日重啟兩會,人民幣的「兩會行情」(即人民幣在兩會期間較為平穩)可能會對衝一部分壓力。因此筆者認為5月美元兌人民幣突破貿易戰期間7.2高點的可能性並不大。

謝棟銘

華僑銀行

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