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10月26日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宏觀分析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澳洲貨幣增長放緩或累經濟

一般情况下,美國衰退期間及之後,澳洲貨幣供應都會放緩或減少,通常認為是與全球商品需求走軟有關。截至2018年7月的一年,澳洲所有貨幣供應(包括M1貨幣)都突然放緩。廣義貨幣供應由2010年6月至2017年6月的平均每年3.1%,放緩至2017年7月至2018年8月的1.5%,當然期間美國並沒衰退。相反,受惠於長期寬鬆的貨幣政策及近期總統特朗普減稅的財政刺激措施,美國經濟維持强健增長。

如果信貸需求疲弱,但總體經濟穩健,這或說明個別行業低迷,而非整體經濟放緩。因此值得探討商品和樓市這兩關鍵行業需求疲弱的證據。

商品價格疲弱非主因

在並無證據顯示整體信貸環境收緊(利率上升或孳息率曲線倒掛)的情况下,我們首先要考慮商品價格疲弱是否令信貸及貨幣供應放緩的因素。

過去,商品價格下跌曾對澳洲經濟造成莫大影響(例如1990至1991年及2008至2009年),但2011年6月至2016年1月期間,商品價格大幅下降主要影響澳元及西澳洲地區,對經濟其餘方面的影響則相對不大。

因此,目前貨幣增長放緩不能直接歸咎於商品行業疲弱。儘管商品行業整體可能有所下滑(石油除外),但沒證據顯示近期澳洲主要商品出口急挫,甚至導致商品行業的信貸需求劇減。

調控措施令樓市降溫

樓市是第二個可能引起信貸需求疲弱,導致貨幣供應放緩的行業。與英美家庭在環球金融危機後的近9年內不斷去槓桿相反,加拿大和澳洲一直保持較高的槓桿水平。兩國未能去槓桿,可能是由於它們均避過了2007年至2009年信貸危機最嚴重的階段,而且在2008年至2009年經濟衰退後,以商品為基礎的收入受惠於中國需求,一直相對穩健。

最近,澳洲的家庭債務佔可支配收入比重(最新為190.1%)自2012年起增速超過加拿大(最新為170.5%),令澳洲當局廣泛憂慮樓市融資逼近危險水平。因此,澳洲審慎監管局(APRA)持續延長計劃,以確保樓市融資穩健。

此外,APRA已落實3年期計劃,旨在提高銀行貸款標準,尤其是針對樓市。這似乎對信貸和貨幣增長放緩産生重要影響。限制風險貸款(例如只付利息抵押貸款)及愈發聚焦於開支和現有債務核查,亦令市場降溫。房屋投資的貸款承諾跌幅頗為急劇,自2018年2月以來已減少逾16億美元【圖】。

圖︰澳洲建築房屋許可及房屋投資貸款承諾

 

通脹或續低於目標

過去一年,貨幣增長驟降,廣義貨幣和M3的增長由一年前的6.9%降至2018年7月的按年1.9%。過去3年APRA收緊貸款標準導致貸款放緩,特別是針對房屋投資者,似乎是導致貨幣供應減少的主因。

目前,經濟穩健,似乎足以擺脫貨幣放緩的影響,但仍需密切關注。如果到年底貨幣增長仍持續放緩,我們或見更廣泛的經濟放緩及通脹下降。

貨幣供應放緩其中一個結果就是通脹不及澳洲央行(RBA)預期。RBA 在9月4日的會議紀錄中提及「推動通脹至目標中位」,即由目前的2.1%升至2.5%。自2014年以來通脹一直低於2%至3%的目標水平,而貨幣供應放緩相反可能令通脹繼續低於目標水平,甚或導致澳元長期債券孳息率下跌。

 

資料截至2018年10月20日。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景順

首席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