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2月25日

Karsten Junius 理財方案

Karsten Junius: 投資要慎防貨幣風險

投資海外意味要承擔外幣滙兌風險,在過去的一年,不少投資者已對此有深刻的體會。

按歷史標準衡量,對股票而言這無疑是很好的一年。2017年,標普500指數的收益率達21%,然而,這回報僅限於美元投資者。美元兌歐羅疲弱,美元兌歐羅滙率下跌近13%,為回報帶來負面影響,因此歐洲投資者只有6.3%的回報。為外幣風險作對沖應成準則嗎?若理應如此,這準則應套用於所有資產級別嗎?

貨幣因素不僅影響投資收益率,更關係到承擔的風險。

投資股票着眼於基本面

對歐羅投資者而言,於2017年對沖貨幣風險乃明智之舉,然而,對沖貨幣明顯拖低2014至2016年間的整體回報。

長遠而言,對沖回報與否對股票而言分別不大。在很多情況下,貨幣弱勢反而是個正面因素。一方面,出口主導的公司能以較低價格把貨品銷往海外;另一方面,由於貨幣疲弱,投資於歐羅,對歐羅區以外的投資者而言更具吸引力,並可從而刺激需求。相反,投資者不應指望從長期承擔貨幣風險中得到回報。

短期而言,由於貨幣的波幅實在太大,因此並無單一正確的答案。除非對貨幣走勢有把握,否則投資者不應承擔貨幣風險,而應專注於投資的基本理據,並避免接觸任何貨幣風險。

同樣的法則亦適用於債券,然而中、長期的情況各異。無論對沖債券與否,收益率於中、長期一般都不會攤平。收益率受貨幣波動顯著加劇左右,這情況好壞參半,但都會引進不穩定因素。因此,為債券完全對沖貨幣風險是個好主意,特別當息率處歷史低位之時,因那時低票息亦幾乎難以為風險作出緩衝。

外幣波動嚴重影響債券收益

當涉及貨幣對風險的影響時,則情況與上述略有不同。由於貨幣波動性高,其引致的邊際風險基本上是正面的(日本除外,因日圓走勢趨向與股市背道而馳)。

強貨幣對整體風險的影響對債券而言是不成比例的過高,這是由於貨幣因素對基本資產級別所帶來的風險取決於其固有的波動性。雖然有關股票的外幣風險是可控制的,但投資級別債券的波幅有70%是來自外幣因素。風險情況很大程度由外幣風險勾畫。從風險管理角度看,對沖債券相關的貨幣風險一般都是個好主意。

資產波幅小宜作對沖

貨幣對收益的影響,尤其是風險情況,通常都被低估。投資者傾向假設貨幣最終是場零和博弈,因此在作出投資決定時無充分考慮這點。雖然貨幣波動對股票的影響實際上會隨着時間推移而攤平,但只是對長遠的預測,而忽略了貨幣可能在一年內出現大幅波動。畢竟,貨幣的波幅範圍達雙位數,最多虧損可能超過20%,這意味投資者的冒險舉動不會得到回報。

作投資決定而無考慮到海外投資涉及的貨幣因素,相等於對貨幣下賭注。假如投資者對貨幣有明確的觀點,這便不成問題。反之,投資者便應對沖貨幣,這尤其適用於波幅小的資產級別,例如債券:貨幣嚴重貶值可輕易令全年票息化為烏有。

Karsten Junius

瑞士嘉盛銀行

首席經濟師兼經濟研究分析部主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