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8年8月31日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亞洲(日本以外)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面對貿易摩擦 亞洲風險有限

中美貿易戰展開,為環球市場帶來不明朗,亞洲經濟體亦無可避免被殃及。

亞洲經濟體中,台灣、韓國及馬來西亞將遭受最大的潛在影響。這些經濟體向中國出售的商品是用來生產出口到美國的產品,而電腦晶片等科技零部件則是最易受貿易戰影響的產品。倘若中美爭端加劇,台灣可能陷入脆弱境地。台灣是中國手機及科技製造商的最大零部件供應商,其中大部分產品流向美國,出口額約佔台灣生產總值2%。但在確定受影響目標商品前,將很難量化貿易戰對亞洲經濟體的實際影響。事實上,由於中國本身就是很多美國產品的主要供應商,因此有關經濟體所受到的損失亦可能較預期小。

此外,美國消費者短期內或難以找到充足的替代品來取代目前從中國購買的商品,而在某程度上其他亞洲經濟體或能向美國市場提供中國產品的替代品,部分亞洲出口國可能因而受惠於美國減少對中國產品的需求。

中國料維持受管制滙率制度

中國方面,我不認為中國的工業政策會因貿易戰而出現重大變動。中國政府早已計劃去除重工業的過剩產能,推動消費者支出。雖然其「中國製造2025」計劃或受美國實施更嚴格的外國投資規定影響,但料該政策仍可能持續推行。

有分析認為,貿易糾紛或為中國提供推行更大外滙靈活性的機會,甚至向貨幣自由浮動發展。依我看,這是謬見。雖然從年初開始,人民幣兌美元貶值逾5%,但當局將不大可能改變現時維持資本管制、因應情況調整的策略──持續改變資本管制的自由浮動亦不算是真正的自由浮動。從廣義上說,這仍將是受管制的滙率制度。

印尼及馬來西亞處兩難

息口方面,相對其歷史利率及潛在增長,亞洲經濟體的貨幣增長率低企,因此幾乎不存在國內通脹壓力會促使各大央行必須加息。然而,由於聯儲局推進利率正常化,有經常賬赤字的亞洲經濟體將面臨加息壓力。首當其衝的是印尼,已經加息捍衞疲弱的印尼盾,馬來西亞及菲律賓亦於今年較早前加息;另一方面,南韓、台灣及泰國等具經常賬盈餘,則不會感到同等的逼切性,並將準備允許其貨幣貶值,在面對美國進口關稅時維持競爭力。

然而,印尼及馬來西亞等經濟體或會面臨兩難之境──是出於貿易增長放緩而延遲加息,還是允許其貨幣進一步貶值,(暫時)承擔通脹升溫風險。本質上,強勁的國際收支平衡及低通脹率是應對貿易戰的最好防禦。反之,國際收支平衡走軟或可見通脹升溫風險的經濟體將是最易受影響的。

多國採浮動滙率緩衝風險

融資方面,市場或憂慮加息會拉升借貸成本。一般而言,高借貸成本僅在利率從當前歷史低位大幅上調時出現,但鑑於通脹前景良好,這假設不大可能。1997年至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前,很多亞洲經濟體維持固定滙率,不少亞洲企業借入低息美元貸款為國內業務提供資金,而成本及收入則按當地貨幣計值。當亞洲貨幣於1997年及1998年貶值,債務償還突然變得非常昂貴,為亞洲企業造成巨大壓力,導致廣泛破產。自此,大部分亞洲經濟體採用浮動滙率,這不僅可緩衝風險,亦推動企業借貸人承擔更少的借貸貨幣風險。亞洲銀行亦減少期限錯配──即允許客戶使用短期貸款為長期投資融資,而政府即建立起更大規模的美元儲備。總言之,當前環境下的風險較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相對較小。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景順

首席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