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7月31日

王良享 宏觀分析 良言共享

王良享: 多原因支持增A股配置

上周最吸睛的財經新間莫過於美國科技龍頭Facebook、Twitter及英特爾,在公布業績後分别下跌19%、20%及8.6%。當大家都將科技股價格大幅調整歸咎於之前過多的升幅,及過高的上客期望時,不要忽略一個全球任何企業都受影響的負面因素,就是成本的上升。

貿戰在美響起首個警號

當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納斯特指數從歷史高位回調時,可知上周二跌幅最大的標普500股份是洗衣機及家電生產商惠而浦(Whirlpool)。該股在公司公布第二季度業績轉盈為虧,及調低全年盈利預期後,單日下跌14.5%。該公司基地在密歇根州,是共和黨重點爭逐的製造業重鎮之一,貿易戰在美國因此已響起第一個強而有力的警號。

還記得今年1月當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對進口洗衣機加徵關税時,惠而浦公司行政總裁Marc Bitzer曾叫好稱:「毫無疑問,這將給恵而浦帶來積極影響。」半年後的今天,他的說法是「美國鋼鐵價格比世界其他地區高出50%,根本無法用投入成本來解釋」。須知6月份美國仍未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實施關税,惠而浦已飽受成本上漲、銷量下跌與美元滙價上升之苦,中國進口關税實施後,另一重要原料樹脂又再漲價,今年內成本大幅上升無懸念,從此業績可能挨打。

對人民幣滙價不樂觀

貿易戰即將演化為貨幣戰之際,特朗普與努欽急忙提醒各貿易夥伴,不要壓低自己的貨幣以增加出口競爭力。日本自然是打不還手,央行立刻適時調整政策,以略高於0.1%回報率買債,令長期息率稍升。歐洲央行卻不為所動,因此特朗普在與歐盟委員㑹主席容克談判時使出緩兵之計,反以互減關税為前提,達成歐盟多輸入美國天然氣及農產品協議。貿易戰至此暫已演變成中美之爭。

兩周前,筆者在此撰文指出,人民幣仍有下跌空間。兩周內人民幣兌美元下跌1.8%。雖然筆者對人民幣滙價不樂觀,但並不代表對中國經濟及股市不樂觀。人民幣滙價回跌只是超升了的後遺症,及中國經濟轉型的必然中轉站。

市場對中國前景存3憂慮

投資者對中國經濟及股市的擔憂主要有3點。第一,中國在貿易戰中出口受重創,經濟三頭馬車中的兩頭,即投資與内部需求不振,經濟增長大受打擊;第二,中國正處「去槓桿」過程當中,資金鏈容易產生缺口,導致企業周轉不靈,出現大倒閉潮,最終出現金融危機;最後一點是最實際的問題,中國企業盈利會否因為經濟前景不佳而大受打擊,將A股推入長年的熊市當中?

眾所周知,特朗普現在在中美貿易戰中佔上風,加上歐盟與北美戰線紓緩,在8月31日諮詢期屆滿後,向另外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徵税的機會率超過50%。而且國會選舉期臨近,找尋共同敵人做勢的傾向增加,中國外貿增長今年下半年不樂觀。

然則中央政府於國務院常務會議之後的表態,支持基建及內需有實際作用。今年6月份,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下跌至有紀錄以來最低的6%,政府國有企業投資亦下跌至2004年以來最低的3%。須知高峰期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高達53%,重啓PPP及深化工業自動化門檻低,没有懸念。

消費方面,6月份增速為9%,稍見反彈,但對入口品需求大增。以韓國化粧品為例,6月份出口到中國比去年同期大增64%,中國旅客出遊韓國增幅則為46%,可見中國消費潛力仍然雄厚。6月中人民幣開始貶值後,國内消費品需求必然回升,支持經濟增長,這是人民幣貶值的第二波影響。

人行料有更積極舉措

過去8年間,常聽說民企借貸困難,但社會融資規模不斷擴大而貨幣增長高於國內生產總值增幅一倍,因此中國人行判斷並無流動性不充裕而只有錯配的問題,從而嚴格執行「去槓桿」措施,規管銀行表外活動,清除「倒賣」行為,完全合乎邏輯。今天,貨幣供應量M2增長已下跌至有紀錄以來低位的8%,銀行表外業務亦已全面收縮,相信人行除定向降準、增加中期借貸便利等消極增資以外,會有更積極舉動,今天的存款準備金率為15.5%,與2008年金融海嘯時一樣,卻仍比2003年的7%高出一倍有多,仍有下調空間。

去年11月,甚多人問我中國國債孳息率高見4厘,有何啓示?是資金池乾涸的證據否?我的答案是:非也,國債有拋售壓力,是銀行及金融機構去槓桿的必經之路,孳息將見頂回落,今天國債孳息率已回落至3.5厘,又增加了中央施行積極財策的空間。

今年首半年,中國市場債券違約有10宗,已超越2017年全年的7宗。於是有外國分析指出,中國債市已到臨界點,將影響中國金融系統的穩健性。筆者不同意。過去8年間,國際輿論不停批評中國應該打破「剛性兌付」,現在打破了,卻不滿意於違約率低;與其無限期延伸中國債市必爆的預言,不如面對中國信貸市場的結構已經有進步的事實。現時,3年期AAA級債的平均收益率已回跌至2月以來的低位,而國內企業債發行於上半年亦回復至3.5萬億元人民幣的相對穩健水平。

既然經濟三頭馬車中有兩頭可加速,中國「去槓桿」又已初見成效,房市又創下21個月最大價格增幅,通脹亦只是1.9%,中國滬深300指數市盈率亦只是13.2倍,除了現價位是20%低於2017年高位4403點,被定義為在熊市邊沿掙扎以外,看不出有任何原因不增加中國A股配置。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