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3月25日

Karsten Junius 宏觀分析

Karsten Junius: 民粹主義對歐羅區深化的威脅

歐洲準備進入貿易戰,為依賴法治、國際機構及合作(即戰後多邊體制支柱)的國家敲響警號,這亦可能是歐洲進一步一體化的風險。

民粹主義正逐步損害上述支柱。在歐洲,民粹主義是為反精英、反專家、民族主義者及歐盟至上的理念。明顯可見,投票人士擔心個人財富會受到負面影響,僅反對歐羅並未能讓民粹主義者取得成功。反之,民粹主義者會提倡反調控、收緊貨幣政策,及歐洲貨幣聯盟(EMU)進一步深化和分擔風險所帶來必需的痛苦結構性改革。

美國總統正展示民粹主義政府所帶來的極端影響,因此不要指望:

1. 有關氣候變化、國際貿易等專家的意見;

2. 國際機構如世界貿易組織及聯合國等──民粹主義者或會逐步廢除這些機構、駁回其合法性,並視這些機構為舊有的精英階層代表;

3. 國際條約、法規及程序──民粹主義者或會控訴過往政府出賣人民權益(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英國脫歐、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4. 國際合作──若民粹主義者權力夠大便會作出威嚇;若他們認為自身的損失較少則會作出敲詐;若他們認為人民的財富依賴某一機制便會威脅瓦解有關機制;

5. 中期政策──民粹主義者追求短期回報(美國稅務改革及開支計劃)。

歐洲政府應注意及考慮,若民粹主義政府公開反對歐洲貨幣聯盟的規定,歐羅區將會變得何等不穏。若國家利益較國際義務優先,如布魯塞爾或法蘭克福與「民意」的鬥爭,則循規蹈矩的機構難以勝出。

歐羅區欠缺共同觀點

經常有言論認為歐洲貨幣聯盟並不完整,因其欠缺共同的財政政策、銀行或資本市場聯盟,更重要是欠缺共同觀點,因而欠缺交流及建立更長遠經濟論據的能力;反之,其觀點會因應不同國家的立場而有所不同。Bruegel於2月發表的一項新研究證明了這點,透過分析歐洲貨幣聯盟四大成員國(德國、法國、西班牙及意大利)的主要國家報章對有關歐羅危機逾5萬篇文章,發現每個國家均因不同理由作出責備。若公眾對歐洲貨幣聯盟面對之挑戰的根本原因持迥然不同的意見,則實在難以就此得出共同的政治答案。

進一步深化歐羅區又如何?構建更緊密銀行聯盟的下一步工作已準備就緒,這些措施應推動於6月底舉行的歐盟高峰會達成更正式的決策。指導原則似乎透過集中及分擔風險以強化歐洲貨幣聯盟。作為先決條件,不良貸款等早已存在的風險將會減少,並將施加規定及限制以減低道德風險的誘因。歐洲政策制定者及投票人士視接受此原則為正面而非規範性陳述為一大難題。因此,多項歐洲法規在時間性上未能一致。

危機下有解決問題能力

各地政府或會接納一套新規定,以避免透過共同存款保險、失業保險或歐羅債券分散風險。然而,在危機時遵照有關規定則是另一回事。鑑於歐洲在身處危機時已表現出解決問題的能力,我們對當地的項目持樂觀態度。與此同時,我們亦希望知道在風險進一步集中的情況下,潛在的不利因素又是什麼。與拖欠本地退休金開支相比,政府會否有更強烈的動機債務違約或違背國際責任?政府會否要求其夥伴以政治上難以拒絕的「流動性援助」方式團結起來?民粹主義政府又會否首先歸咎不公平的國際規定而非其本身的無能?

因此,制定法規及程序是必須的做法。然而,歐洲政策制定者亦應考慮,若主權政府選擇不遵從規定,結果將會如何?對這些政策制定者而言又有何保障?遵從原則可減緩深化及穩定歐洲貨幣聯盟的進程,但這或正是眾多歐洲投票人士所喜的局面。

Karsten Junius

瑞士嘉盛銀行

首席經濟師兼經濟研究分析部主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