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8年9月28日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宏觀分析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新興市場危機會否殃及亞洲?

新興市場國家阿根廷、土耳其及委內瑞拉的金融危機醞釀多時,數月前終於爆發。委內瑞拉通脹飆升至超過每年600倍,物資短缺,民眾大舉逃往鄰國就業和居住;阿根廷及土耳其的情況則猶如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投資者拋售當地資產,股滙同告急挫,兩國央行大幅加息,阿根廷於8月末加息至60厘,土耳其則於9月中加息至24厘。

貨幣過度增長引發危機

新興市場的危機往往是在已發展經濟體風平浪靜、信貸狀況寬鬆時悄然而來。去年環球股市造好,美國、東亞及其他新興市場揚升,掩蓋阿根廷和土耳其的問題,而美、歐、日實施低息,亦變相鼓勵阿根廷和土耳其持續借入外資;當貨幣過度增長,警號響起,資金便蜂擁離場,導致股價下跌、貨幣貶值及通脹飆升。

除此以外,這3個國家的開支增速過快,超過其本地經濟的產能增長,亦是令當地貨幣迅速增長的罪魁禍首。阿根廷及委內瑞拉的開支過度,源於政府不增加稅收或在公開市場借貸,反透過央行不斷印鈔支付公職人員薪金、食物、燃料或公用事業補貼,為過度開支和預算赤字提供資金。委內瑞拉的廣義貨幣供應M2,在截至2018年6月的一年內急升67倍;阿根廷的貨幣供應M3則升34%,自2014年起平均每年增長33%。另一方面,土耳其的開支過度是來自私營企業,當央行把利率維持在過低水平,信貸增長便會飆升。該國的M3於截至7月的一年內增長超過22%,自2014年起平均每年升16%。 當貨幣過度增長,必然導致經常賬赤字、通脹上升及貨幣貶值等問題。

亞洲貨幣增長克制

對本地投資者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新興市場危機是如何發生,而是這場風暴會否席捲亞洲經濟體。經歷過20多年前的金融風暴,區內政府大多已汲取教訓,採用彈性滙率,為貨幣震盪提供緩衝,惟關鍵仍在於各地能否有效管理貨幣制度。

現時可見,在危機初期,環球投資者最先拋售流通性最高的工具,新興市場的股市及貨幣難免承壓,但只要當局管理貨幣制度得宜,價格跌勢有限。如下【表】所示,過去一年亞洲市場的貨幣增長非常克制。個位數字的貨幣增長代表,相對整體經濟,亞洲應該不會出現開支過度,但阿根廷、土耳其及委內瑞拉則有待學習。

 

資料截至2018年9月20日。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景順

首席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