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9月30日

陳致強 宏觀分析

陳致強: 三大因素牽動全球經濟

短期內,美國步入衰退的機會仍然很微。但值得留意的是,該國經濟明顯出現兩極化:一方面,消費、就業、服務業仍然亮麗,但同一時間,製造業、出口和資本支出卻持續疲弱。這種分裂的狀況,相信是由美國的財政政策所導致的。

美息料共減75點子

美國政府於2017年推出以支持內需經濟增長為主的減稅措施,但貿易戰的出現,卻令出口商和商業投資受壓。若再看遠一點,隨着美國的商業周期老化,經濟的結構性問題將日漸湧現,令經濟變得更加脆弱,難以抵禦外來衝擊。

繼7月減息之後,筆者相信美國聯儲局將於10月再次減息,這一輪的減息周期或會合共下調75點子,幅度相當於1995至1996年和1998年經濟放緩時期。另外,局方亦有可能於11月開始再度擴大其資產負債表規模。

美國短期融資利率上周飆升,雖然這不一定完全與交易對手風險有關,但始終突顯銀行儲備日益短缺的問題。某程度上,聯儲局在購買資產的同時,也會創造出銀行儲備,從而緩解銀行的壓力。

沃倫民望從後趕上

美國總統的民望與經濟走勢息息相關。自1952年以來,絕大部分的美國總統都能在失業率持續下降時,衞冕總統一職,只除了一個例外──在水門事件中因尼克遜(Richard Nixon)辭職下台而接任總統一職的福特(Gerald Ford)。相反,在失業率上升時,不少總統都無法保住職位,卡特(Jimmy Carter)如是,喬治布殊(George HW Bush)也如是。

如今美國的失業率正處於歷史低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度卻偏低,就顯得相當奇怪。特朗普也知道自己在經濟上的功績,是繼續獲民眾支持的最大原因,若他在經濟上表現欠佳,連任之路將充滿荊棘。因此,他在中美貿易戰一事上的手腕與結果,將成為其政治前途的關鍵。

而在民主黨的候選人中,原本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的支持度不及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但她的呼聲日漸高漲,原因是民主黨團初選的一個最新民調顯示,民意愈趨左傾,令她的支持度首次超越拜登。

沃倫的國際貿易主張同樣有着保護主義的色彩,但其觀點與特朗普則有着本質上的不同。特朗普以保護主義來減少美國與其他國家的雙邊貿易逆差,而沃倫的關注點則是社會正義議題,包括人權和環境標準等。若她一旦當選,美國要與中國等國家達成貿易協議,就一點也不容易。

年初至今,油價已上升兩成左右。短期內走勢,將取決於沙地阿拉伯有多快恢復石油產量。國營企業沙地阿美(Saudi Aramco)稱,有望在未來兩三周內恢復正常產量,但市場對此深表懷疑。早前沙地阿美兩座石油設施遭無人機空襲並引發大火,當中包括全球最大煉油廠。

沙地原油存量大降

除了短期影響之外,更重要的問題是,這些暴力活動會否長期打擊該國的石油產量?沙地大部分的石油基建都集中在東部地區,很容易成為遇襲對象。而伊朗顯然有參與襲擊,使形勢更加複雜。

上述這一切,都是在經合組織(OECD)的原油存量走低時發生。近年經合組織的原油存量一直在下降,而沙地自身的原油存量亦自2015年的高峰大幅回落,至今已下降逾四成。

大家須知道,油價在環球經濟蓬勃增長時上升,是一回事;在經濟增長同步放緩時上升,卻是另一回事。雖則如此,筆者認為是次的油價上漲,未必會導致經濟大幅下滑。

首先,石油對全球經濟的重要性已不及往昔。自1990年以來,刺激經濟增長每一單位所需的石油份量已大幅減半;其次,目前油價仍相當低。以計入通脹的實際價格來看,如今倫敦布蘭特和紐約期油的價格,已較2008年高位大跌六成以上。

第三,如果油價持續高企,將鼓勵企業增加投資,最終反有利價格回落。最後,即使油價高企,也不太可能抵消長期通脹預期。中央銀行可能視油價上漲(尤其是由於供應短缺所造成的價格上漲)為負面因素,因此其貨幣手段將變得更為寬鬆而非嚴格。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