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1月16日

陸庭龍 人民幣理財 龍觀脈象

陸庭龍: 【私銀觀】人幣未擺脫貿戰陰霾

中美貿易首階段協議定於本月15日簽署,一眾忐忑的投資者終於迎來了落實的時刻。就在簽署前夕,美國將中國剔除出滙率操縱國的名單之外。令市場的樂觀氣氛更上一層樓。人民幣滙率承接早前的升勢,再一舉衝破6.90水平,美元兌人民幣滙價低至6.86,意味人民幣滙價自中美貿易談判呈現轉機時的7.05一直轉強至6.86,短短兩個月內升幅達2.7%。美資投行亦紛紛唱好人民幣前景,似乎隨着中美貿易談判的新局面開展後,人民幣也扭轉了貶值的方向,實情又是否這樣呢?抑或只是鏡花水月?

在2018年上旬,貿易摩擦未出現前,美元兌人民幣大致在6.25至6.50的區間內徘徊,較2017年中的6.90明顯地人民幣滙價是走強了。美國宣布開始加徵關稅後,人民幣走勢急轉直下,貶值幅度最多接近10%。貿易談判過程一波三折,其間人民幣兌美元維持了弱勢,在6.95至6.65之間遊走不定。當美國加強壓力向內地全面徵收多輪關稅後,人民幣再度由6.65轉弱至6.90。

2019年8月6日,美國將中國列為滙率操縱國家,市場對兩國角力的前景陷入悲觀的狀態,人民幣兌美元跌破7算,最壞的時間美元兌人民幣滙率曾做7.18,表示在這一波行情中人民幣又貶值3%以上。雙方的氣氛在去年11月底轉好後,人民幣才重新走上升軌。

根據過往的經驗,美國將內地放在滙率操縱國名單上或列在滙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上,對人民幣所造成的壓力,或改變人民幣滙率走勢,皆沒有明顯的作用。主要的影響是令市場產生危機感,從而增加美國的談判籌碼。但結果往往是美國愈壓迫,人民幣滙率和內地的資產反而愈見平穩。其實,單靠操作離岸人民幣市場難以撼動內地人民幣外滙交易的定價機制,甚至引起內地貨幣及財政政策的反噬,最終得不償失。

中美貿易談判即使落實首階段協議後,並不代表一片坦途,就在首階段協議簽署前夕,美方指出已經加諸於內地商品的關稅不會取消,直至今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再決定怎樣處理,這表示在簽署首階段協議後的實質經濟利益不會多,只是讓情況不再惡化及換取時間。接下來第二階段協議,涉及的是更深層次的問題,如知識產權、高科技技術等等,未來肯定是難關重重,而談判對手極大可能仍然是反覆無常的特朗普。

人民幣滙率只是反映政經前景的風向標,未必有前瞻性的功能。最理想的是穩定的滙率走勢,美元兌人民幣滙率處於7算,應該是今年的中間價。

陸庭龍

恒生

私人銀行及信託服務主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