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1月6日

Alicia Garcia Herrero 宏觀分析

Alicia Garcia Herrero: 中美相爭 日本得利

雖然中美政府在G20峰會上達成了為期3個月的停戰協議,但貿易爭端的硝煙在2019年仍將持續。自今年7月美國決定加徵關稅以來,中國採取了「針鋒相對」的還擊策略:美國將加稅範圍擴大至2500億美元後,中國隨即將加稅範圍擴大至1100億美元。在此局勢下,對外部需求的依賴持續上升的日本顯然無法坐視不管,尤其是貿易戰不確定性導致低迷的市場情緒。

對日本這樣的淨出口國而言,日益嚴重的貿易保護主義勢必會造成負面影響,但由於中美加徵的進口關稅是雙邊的,如果日本企業能在加稅商品行業代替美企向中國出口,則可能從中收穫商機。同理,如果日本企業能設法代替中國企業進入美國市場,對日本而言同樣是機遇。換言之,對某些行業而言,若日本進口產品的價格在中國或美國市場具有足夠競爭力,日本企業將從中受惠。同時,鑑於中美是彼此最大的貿易夥伴,潛在的溢出效應也許相當可觀。

取代美企受惠更高

在現有關稅水平下,一旦日本企業能設法取代中、美廠商進入美國和中國市場,我們預計日本的出口總額最高將提升11%。其中,由於日本和美國的出口結構更為相似,日本將在中國市場獲得更大的收益。相反,由於日本和中國出口結構重合較少,即使美國加徵關稅商品價值更高,日本在美國市場的收益將十分有限。因此,我們相信,半導體、汽車和化學品廠商通過取代美國供應商進入中國市場,將成為受惠最多的日本企業。

即使日本出口商能夠從中美貿易緊張的局勢中獲得正向的溢出效應,我們仍需關注在海外經營的日本企業是否同樣受到貿易爭端的影響。事實上,在日本國內增長放緩和日圓走強的驅動下,日本企業近年不斷提升海外投資,尤其是積極進入中國。然而,日本企業在華的總銷售額中,只有少數來自北美,更多的是從美國業務出口到亞洲。因此,日本企業的業務以當地需求為主。如果產品的最終目的地是美國或中國的當地市場,那麼貿易戰所導致負向影響將是有限的。相反,對於在華經營的日本汽車企業而言,淨效應甚至可能是正的,因為美國企業將面臨更高的關稅。

關鍵在對價格彈性

當然,日本想要實現所有潛在收益將無比艱難,尤其中國消費者的價格彈性也許是有限的。因此,他們可能會維持從美國的進口(美國消費者亦可能如此)。同樣,受關稅影響的美國企業也可能採取削減利潤的方式維持競爭力。此外,另一個影響日本企業在貿易戰中受惠的可能性在於:一旦日本企業採用了加徵關稅的產品,他們的成本可能會增加,但我們認為影響十分有限。

中美和解將成輸家

總而言之,美中貿易爭端的溢出效應可能對日本出口商產生積極影響,尤其在中國市場。這也解釋了儘管美國政府正在推動與日本談判商品雙邊貿易協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與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關係卻持續升溫。儘管如此,我們仍需關注中美談判的最新進展:一旦中美在未來兩個月內達成和解,中國勢必將大量提升對美進口,尤其是在中國不會進一步放寬市場准入的情況下。在此情形下,日本只能淪為貿易戰和解的輸家。

Alicia Garcia Herrero

法國外貿銀行

亞太區首席經濟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