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1月24日

Ben Johnson ETF

Ben Johnson: 市場波動增 充耳不聞是上策

在經歷了異常平靜的2017年之後,市場一直處於動盪之中。投資者苦不堪言。2018年,Morningstar的105個美國基金類別中有79%錄得負收益,是自2008年以來最高百分比。

在本文中,將重溫行為金融學的一篇重要文章,探討投資者如何應對風險並尋求補償。還會分享更好地應對當前市場環境的方法。

頻密檢視組合補償要求增

在論文《短視損失厭惡和股票溢價之謎》(Myopic Loss Aversion and the Equity Premium Puzzle)中,Shlomo Benartzi和Richard Thaler提出了「短視損失厭惡」的概念,將兩個已有的研究相結合。第一個研究是股票溢價之謎。眾所周知,股票的長期回報遠勝債券。根據Ibbotson SBBI的數據,如果你在1926年投資1美元於美國大型股,到2017年底,1美元便會增長至7353美元。而如果把一美元投入國庫債券,多年後它只會變成21美元。股票能提供比債券更高的回報,因為它們風險更高,但股票表現優異的程度卻引人思考。

第二個研究是損失厭惡。投資者虧錢時的痛若比賺錢時的快樂更大,所以他們要求為冒險獲得高額賠償。損失厭惡也導致投資者定期檢視他們的投資組合。

Benartzi和Thaler聲稱這兩種效應可以解開股票風險溢價之謎。他們發現,每年檢視投資組合一次的投資者,表現得好像他們的投資計劃期限為一年(儘管他們的規劃期──即與長期目標的距離──可能仍然有數十年之久)。但隨時間過去,股票等具有正預期回報的風險資產面臨虧損的可能性也在下降。Benartzi和Thaler認為,投資者愈頻繁地檢視投資組合,他們便愈希望規避風險,因此他們要求較高的股票風險溢價以彌補回報的波動性。

作者以下的金石良言最能帶出討論重點:

「投資者持有資產的時間愈長,只要不常作評估,風險資產的表現愈好。」

當我們愈能夠擺脫市場無常的波動,我們對投資風險的規避便愈小。理論上,這應該有助於我們堅持投資策略。

獎勵能忍受短暫痛楚者

下【圖】有助我們理解較長評估期的潛在價值。我希望它能幫助投資者在市場的黑暗日子裏保持理性。第一行顯示了領航平衡指數基金(Vanguard Balanced Index ; VBINX,美國上市)的投資者股票類別的每年回報,我以其回報數據模擬出一個廣泛多元化投資組合。後續行則顯示隨後2至25年的年化回報(如適用)。

雖然投資者有幾年遭受巨大損失,但痛苦是短暫的。如【圖】所示,領航基金的每年回報在25年中僅有5年為負數。持續投資基金4年以上均錄得正回報。時段愈長,回報範圍愈窄,回報中位數愈高。市場已經獎勵了能夠忍受短暫痛楚的投資者。

減換馬助實現長期目標

知易行難。上【圖】也如是說。損失的痛楚非筆墨能形容。大多數投資者對市場不振都無法自持。許多人可能因全球金融危機等留下畢生傷痛。他們對這些事件的記憶會對他們承受風險的意願產生持久影響。

那麼,我們怎樣才能運用對「短視損失厭惡」的理解,避免在市場艱難時作出恨錯難返的決策?我認為最簡便的方法──儘管絕不簡單──就是閉上眼睛不去看。你每隔多久檢視一次投資組合?每月一次?頻率更高還是更低?正如上【圖】所示,你愈常檢視投資組合,就愈有可能感到失望。

我認為,當我們對投資組合的關注度愈低,我們就愈少會感到不安和有換馬的念頭。減少換馬有助我們實現長期目標。頻繁買賣須付上成本,包括顯性成本和隱含成本。可衡量的顯性成本包括佣金和稅項。換馬的最大隱含成本是機會成本。因為被上一次熊市嚇壞而在過去10年一直持有現金,最終錯失了市場復甦,這便是機會成本。放眼長遠,假設我們順勢而為,市場會為我們承擔大部分的投資重任。

Ben Johnson

Morningstar

被動式策略研究總監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