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8年10月10日

Adam McCabe 基金

Adam McCabe: 新興市場企債具吸引力

隨着土耳其和阿根廷爆發貨幣危機,加上發展中國家開始感受到美國加息的全面威力,近期有關新興市場的報道都趨向負面。面對如此形勢,投資者難免對投資發展中國家企業債券會有所顧慮。不過,若然忽略新興市場企業債券,便有可能錯失降低波動性、加強分散投資和提升經風險調整回報的良機。

新興市場無疑正面臨一定重大考驗,主要是外圍風險,包括美國加息、美元走強、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貿易保護主義加劇等。縱使這些外圍風險無可避免會打撃投資者情緒,但相比新興市場主權債券,我們有足夠理由相信,新興市場企業債券更有能力克服這類逆境。

貿易流重新分配

回望過去,新興市場公司多次經歷美元強勢的歲月,但至今表現相對仍不俗,這是市場有目共睹的。中美貿易戰明顯會為某些公司帶來難關,但對大多數新興企業債券發行人的影響相信有限。事實上,在一些情況下,各國之間的貿易流重新得到分配(trade flow redistributions),甚至可能帶來幫助。再者,面對壞消息時,投資者容易不分青紅皂白反應過度,故此一旦市場超賣,往往會造就入市良機。

某些風險是個別市場獨有,近期尚未完結的土耳其和阿根廷危機便是一例。這類風險確實是相當大的憂慮,但它們似乎大多局限於相關國家,而且極其量較為影響這些國家的主權債券和貨幣。因此,雖然投資者或需對若干企業債券發行人採取謹慎和防守性的取態,但我們認為暫時未有掀起廣泛恐慌的危機。

新興市場企債具防守力

值得留意的是,新興市場固定收益並非全都是一模一樣。在這個龐大的資產類別,企業債券的防守力最強,今年內表現輕鬆地領先其他新興市場固定收益產品,包括硬貨幣和本幣主權債券以及前緣市場債券──值得一提的是,在過去5年歷次市場大規模拋售中均出現同樣情況。

除了其防守特性之外,新興市場企業債券對投資者而言還具備其他吸引力──這個成熟的資產類別市值約2萬億美元,規模比美國和歐洲高收益債券市場的總和還大。過去數十年間,新興市場債券市場內可供的投資選擇不斷增和擴大,如今投資者可以借助各種工具涉獵這個資產類別,相應地大幅增加固定收益組合的投資範圍,讓投資者有機會獲得相若甚至更高的回報之同時,又維持相同或更低的投資波幅。

儘管新興市場債券增長迅速,但從結構性角度來看,目前環球投資者普遍對於這個資產類別的持有量大幅偏低。新興市場在債券指數所佔的比例嚴重偏低,實不足以反映其發行人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重要性。舉例來說,新興市場在彭博全球綜合(債券)指數的比重低於2%,遠遠不及新興市場在MSCI世界股票指數的12%比重。

估值更吸引

最後一點,當前新興市場債券(包括新興市場企業債券)的最大爭議在於估值:其他美元計價資產的估值似乎愈來愈高昂,新興市場債券則相對較為便宜。環顧各類美元計價債券,相比美國企業債券,新興市場主權債券和企業債券發行人的息差具較吸引的溢價。美國投資級別債券難免受制於利率上漲,而美國高收益企業債券則普遍受惠於加息時流入的資金。話雖如此,隨着與美國國庫券的息差逼近324個基點的周期性低位(5年期平均息差為456個基點),美國高收益債券相對缺乏吸收利率變化的能力,所以在這方面的吸引力較為遜色。

總括而言,新興市場企業債券不但多元化,而且規模龐大,為投資者締造良好機會以提高投資組合多元化程度和經風險調整回報。

Adam McCabe

安本標準投資管理

亞洲固定收益部主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