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8年6月30日

陳得能 外匯

陳得能: 下半年亞幣隨歐羅轉強回升

全球貿易緊張局勢以及經濟數據表現冷熱有別,推動美元自4月以來走高。不過,我們預期這些因素將在未來6個月消退。我們維持看好新加坡元、看淡美元的觀點,該頭寸將受惠於全球經濟增長動力回升,以及新加坡金管局在今年稍後收緊貨幣政策。

3因素支持亞幣抗跌

美元走強導致亞洲(日本除外)貨幣今年平均下跌2.7%左右,小於G10貨幣平均3.3%的跌幅。籠罩在基本面不佳和國內政治不確定陰霾下的歐洲、中東與非洲(EMEA)和拉丁美洲貨幣,則分別下挫約7%和22%。在亞洲(日本除外)地區,經常賬為赤字的貨幣(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兌美元平均下跌5.6%左右,而經常賬為盈餘的貨幣(如人民幣、泰銖、馬來西亞幣、新加坡元、新台幣及韓圜)兌美元的平均貶幅僅為1.3%。

亞洲(日本除外)貨幣相對抗跌可歸因於幾個因素:首先,大部分亞洲(日本除外)經濟體擁有強勁的經常賬盈餘,這提高了他們抵禦資本外流的能力。其次,亞洲各央行的外滙儲備規模能夠支持他們干預外滙市場,以穩定滙率波動。第三,由於大多數亞洲經濟體的增長高於趨勢水平,為央行提供了在不大幅削弱國內經濟增長動力下加息的空間,這有助於縮小與美國孳息率的差距,紓緩資本外流壓力。

美元短期繼續強勢

近期美國經濟數據強勁,而歐洲和日本等地區疲軟。考慮到經濟表現冷熱有別,美元漲勢可能持續。然而,隨着這種差異在未來幾個月逐漸縮小,我們預計美元強勢將減弱。歐羅區第一季經濟數據疲軟導致通脹預期下降,進而打擊歐羅債券孳息率及歐羅走勢。但值得注意的是,宏觀表現偏弱主要是天氣不佳所引起。我們正密切觀察歐洲經濟數據,以確認該地區能否在今年下半年恢復動力。我們預期,歐羅兌美元在未來6至12個月內將回升至1.25至1.30區間,這也將為美元兌亞太貨幣走弱奠定基礎。

其次,儘管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有可能在短期內加劇亞太貨幣的壓力,但我們認為全面貿易戰的風險仍然有限。我們認為,白宮的最終目標是透過重新談判現有貿易協定以減少美國的貿易赤字,而不是引爆全面貿易戰。除了貿易戰全面爆發的風險情景之外,我們預計全球經濟增長將自第一季的疲軟態勢復甦,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將保持穩定或溫和提速,其中亞洲增長6.3%(2017年為6.2%),全球4.1%(2017年為3.9%)。考慮到亞太地區經濟體多由出口主導,全球增長環境有利於亞洲貨幣升值。

人幣坡元受惠美元回軟

新加坡元和人民幣滙率均透過貿易加權方式進行管理,中國人民銀行和新加坡金管局透過與一籃子貿易夥伴貨幣來引導滙率走勢。這意味着當美元恢復全面走弱趨勢時,坡元和人民幣將與其主要貿易夥伴貨幣連袂升值,特別是歐羅。

相對於人民幣,我們更加看好坡元。我們對美元/新加坡元和美元/人民幣的6個月預測分別為1.28和6.30,意味着這兩種貨幣兌美元的即期滙率收益將分別達到5.5%和3%。關鍵區別在於兩個經濟體的貨幣政策前景:受惠於經濟增長高於趨勢水平,以及正值產出缺口擴大,我們預計新加坡金管局可能在10月份進一步收緊銀根,而中國人民銀行將可能因為經濟減速而全年保持中性立場。此外,資本賬受到嚴格控制,也減少了美元兌人民幣滙率大幅波動的空間。開放中國資本賬的努力(如最近的A股入摩)可能在中期內帶動更多的資金流入,同時中國也逐漸鬆綁了資本流出管道,例如自4月份以來重新啟動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對外投資,以及在6月初取消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QFII)每月資金滙出限制。然而,資本流動的小幅改善不太可能大幅提振人民幣滙率,特別是考慮到中國的經常賬盈餘佔GDP比重,預計將從2017年的1.3%大幅下降至今年的0.5%。

我們建議構建坡元主動式頭寸,並在我們的亞洲戰術資產配置(TAA)中維持做好新幣、做淡美元的頭寸。另一方面,建立人民幣頭寸主要適用於美元投資者,因為我們預計人民幣在下半年表現不及大多數其他G10和亞洲貨幣。

陳得能

瑞銀

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外滙分析師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