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3月9日

【信報月刊】猶太屠殺幸存者:我們仍在製造災難

「不要做旁觀者(Don't be a bystander)!」今時今日傳遞這一訊息更形迫切,各國相繼關起大門,拒絕接收難民,慘痛的歷史彷彿正在重演,這一切均令九十歲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幸存者Werner Reich憂心忡忡。--本刊記者李潤茵

助聽器是歲月的痕跡,沉重的腳步滿載戰爭的傷痕。九根腳趾走天下,1945年那場納粹「死亡行軍」(Death March),他走足三日三夜,結果是必須切除凍傷腳趾保命;手臂那組囚犯編碼「A-1828」,則是抵達奧斯威辛集中營後的永遠烙印。

常言道「以史為鑑」,這位老人家就是「活歷史」。今天Werner會以流利英語進行交流,但原來那是他接近30歲才開始學習的語言,「從前我說德文、克羅地亞文及法文,現在嘗試只說英文」。

1933年,他5歲,有父母、有玩具,肥肥白白,住在德國柏林;1945年,他17歲,再沒父母、也沒有家,死裏逃生剩下29公斤,住在南斯拉夫;2018年,他90歲,有2位孩子、4位孫子,身為退休工程師,住在美國,「我27歲才上學,足足花了10年半工讀,忙到沒法患上『創傷後遺症』,因為我還要生存」。在他內心深處永遠認為,「自己畢生都恍如難民」。

Werner Reich是德國猶太人,二戰爆發時還是孩童,但他清楚記得父母是以「德國為傲」(proud German),「他們次序很鮮明,首先是德國人,然後是猶太人」。一戰時,媽媽是德軍護士,獲頒「鐵十字勳章」(Iron Cross);爸爸則是奧匈帝國軍官,「他們忠於德國,皆因德國保護猶太人近500年」。

一戰英雄淪囚犯

逆轉發生在1933年,希特拉排拒「非我族類」。猶太人被迫繫上臂章、被剝奪國民身份、被禁出任專業職位。原本家境富裕,有工人、住大屋,但由天堂跌落地獄,原來只消幾個月光景。

平日Werner會隨身攜帶啤牌,今次他從銀包掏出幾張卡片代替,嘗試向記者解釋當年局勢:「假設這是德國,然後奧地利……如此類推!25%德國猶太人被殺,接着奧地利約35%,然後波蘭近90%,南斯拉夫及希臘更是98%。」他倒抽一口氣:「德軍攻陷愈多地方,死亡人數愈多,逃生機會愈渺茫。」他無奈解釋何謂無處可逃——因為人人都關掉國門!

「1938年全球三分之二國家商議難民問題,只有小國多明尼加肯幫手,澳洲、紐西蘭、美國都拒絕援助,加拿大更說『讓德國人自行解決猶太人問題』,這等於叫兇手照顧受害者!」他說:「我某程度明白他們為何自私,連美國總統羅斯福都不想跟猶太人扯上關係,那是死亡之吻(death of kiss),救你百萬人,我分分鐘失去份工。」他自嘲:「我們不過是垃圾!」

原文請閱3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訂閲揭頁版
下載Android揭頁版
下載iOS揭頁版
訂閱印刷版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