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21-12-14 05:00

Keith Wade: 【2022】政策分歧 滯脹風險增

放大圖片

隨着環球經濟持續復甦,我們可望在2022年再次迎來經濟增長的一年。不過,由於各國政府及央行於疫情初期提供的大力支持將逐步消退,預料來年的增長動力將相對放緩。

我們相信,通脹的情況將有所緩和。然而,政策制定者和投資者於期間或需經歷一段艱難時期。我們預料2021年的環球國內生產總值將錄得5.6%的增長,而2022年的預測則為4.0%。至於通脹方面,2021年的預測為3.4%,其後或於2022年升至3.8%的水平。

復甦不成比例傾向貨品

由於出現新冠疫情後,經濟復甦有別於以往的情況,以致供應鏈遭遇讓人始料不及的瓶頸問題,加上勞動市場出現企業人手短缺,兩項問題加起來將通脹及工資推升至高於預期的水平。

作為衡量消費模式的重要指標,美國消費數據正反映着經濟復甦不均的現象。相關數據顯示,無論是零售銷售額還是實際零售銷售額均較疫情前水平高出10%。對比之下,實際服務業銷售額仍較疫情前水平低約2%。經濟復甦不合比例地傾向貨品行業,讓供應鏈和商品市場承受非比尋常的壓力。供應鏈瓶頸所帶來的影響,可以從近日零售銷售額失去增長動力見到。這種情況主要反映通脹升溫的影響,皆因面臨供應限制的零售商將自身成本轉嫁予消費者。名義上,銷售額則繼續上揚,並正處於比疫情前高20%左右的水平。

央行有工具調節需求

通脹升溫反映供應與需求之間存在失衡情況。雖然各國央行在供應方面並無影響力,但它們擁有可以調節需求強度的工具,協助讓供需回復平衡。我們預期各國央行及政府縮減應急支援措施的力度,對於2022年的經濟活動去向而言將扮演重要角色。在美國和英國,為了應對新冠疫情而推出的大規模財政刺激方案已開始減少。

私人領域需接捧撐經濟

隨着經濟復甦趨向穩定,支持措施終需撤回應該不會是讓人大感意外的事。不過,若要將經濟增長維持在一定水平,我們必需看到私營機構從政府及央行處接棒的舉動。在這個層面上,消費者將扮演重要角色,預料家庭將花費他們在實施封城禁令期間所儲起的積蓄。實際上,因為多出的儲蓄將會用作消費,意味儲蓄比例將降至疫情前的7.5%以下。

雖然我們預期美國及全球通脹將於2022年下半年逐步降溫,但通脹升溫亦將讓實際企業盈利受壓。因此,即使美國的儲蓄比例於2021年已明顯下降,該比例於2022年繼續下降將對消費數字相當關鍵。

至於歐羅區和英國方面,情況大致相同,但我們預期這些經濟體系要耗盡他們的積壓儲蓄仍然言之尚早。

供應瓶頸勞工短缺不明朗

我們就着各個主要經濟體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以及可能出現的積壓需求進行評分,並留意到美國及英國在2021年及2022年之間出現明顯轉向,從最大力度的刺激方案轉向較為保守或中性立場。歐羅區繼續維持「火力全開」,而中國則趨向加大貨幣及財政政策的刺激力度(見【表】)。

我們預期美、英兩國與歐羅區、中國之間的政策分歧將為債券及外滙市場帶來投資機遇。我們同時需要注意與通脹及經濟增長相關的不明朗因素,特別是供應鏈瓶頸及勞動人口持續短缺所引申的問題。工資上漲將推高成本,繼而導致通脹以高於預期的幅度向上發展,而經濟增長亦有可能較預期弱,最終或會形成「滯脹」風險。

Omicron是在我們敲定經濟預測後才出現,但其顯然會為對經濟活動及供應鏈帶來新一浪的風險,而全球經濟或邁向滯脹的風險亦已明顯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