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1-12-02 05:00

Brad Slingerlend: 計算ESG因素並非表面般簡單

放大圖片

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最近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會議期間,10萬名代表及訪客透過無線通訊,將電話及手提電腦連接網絡,廣播機構使用電視新聞衞星及影片串流服務,向數以百萬計觀眾傳播會議進程。假如缺乏上述通訊方式,會議將變得截然不同。

這些系統、網絡及設備必須半導體方可運作,而從環境的角度而言,半導體的生產過程並不理想。生產先進邏輯晶片的過程需時數月,耗用大量電力及水。

2015年,英特爾的晶片生產設施之用水量達90億加侖。然而,該公司現時減少約80%其使用的水所含有害化學物,並致力在2030年以前將相關比率提高至100%以上。

台積電用電量高於台北

根據綠色和平的數據,全球最大晶片代工製造商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台積電﹚的用電量,高於台灣首都台北,佔全台灣4.8%。該環保團體估計,當最新一代3納米晶片製造廠在明年投入運作後,該公司的耗電量可能升至全台灣的7.2%。雖然台積電表示計劃在2030年以前將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提升至其總用電量的25%,但其未有承諾在2050年前實現碳中和,令人失望。

從以上數據所見,半導體生產商以至在產品及服務中使用晶片的大量公司,正面對環境影響問題,雖然它們對問題並非視而不見,並且正在着手解決問題。然而,這亦引伸出一個問題,就是計算環境、社會及管治﹙ESG﹚因素,遠比簡單審計能源及水的使用量複雜得多。

晶片有助減排提高效率

視像會議意味商務飛行的次數減少,反映了半導體的力量有助減低多個終端市場的排放量。晶片推動多個領域發展,例如變頻供暖及空調系統、電動車、LED照明、可再生能源生產、傳輸及儲存、機械工廠、感應器及遙距監控、先進流動通訊及人工智能,其涉及的範疇多不勝數,所有發展均提高了效率,而假如沒有科技協助,全球經濟將耗用更多資源。

因此,雖然半導體製造在碳足印方面未如理想,但其整體環境影響卻相對正面。數據中心用電效益改善的例子正好進一步說明這點。雖然伺服器在2020年的數據分析量較2010年大增6倍,但期間的用電量僅增加6%,因為硬件效率的改善使儲存1Tb數據所需能源,較2010年大幅減少九分之八。

以上例子反映ESG投資的計算絕不簡單。

或需接受美好事情壞處

NZS的投資決定建基於一個信念,就是公司的受信責任不僅涵蓋投資者,亦涵蓋客戶、僱員、社會及環境。

投資於創造大於自身所獲取的價值之公司,從來不是非黑即白的事,亦永遠無法以一個分數、等級或一張清單總結。雖然並非易事,但有時候需要接受美好事情的壞處,因為你相信其長遠好處大於壞處。

每間公司及每位投資者理應追求更好的ESG結果。藉着全面審視半導體公司的例子,我們看到晶片推動各經濟領域實現能源效益,與此同時,晶片製造商亦需要承諾大幅縮短推行更潔淨生產過程的時間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