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21-07-07 05:00

吳安瀾(Alex Wolf): 【私銀觀】儲局政策轉向對亞洲的意義

放大圖片

近期,聯儲局政策收緊的轉向出乎市場意料。此次鷹派立場正值亞洲逐漸從近期新冠疫情再度爆發中恢復的時期。相比對亞洲市場流動性和融資環境的影響,我們更關注聯儲局政策是否將影響亞洲經濟體的政策趨勢。儘管聯儲局的政策轉向不太可能對亞洲的政策軌跡產生重大影響,但政策「正常化」已經成為亞洲地區的一大主題,且各個經濟體之間分化明顯。

儘管大多數亞洲經濟體在疫情初期都實施了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以緩衝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但根據疫情管控進展和復甦步伐,政策趨勢各不相同。那些較為成功地遏制疫情的經濟體正在縮減政策支持,而那些仍在遭受疫情反覆和間斷性封鎖之苦的經濟體,依然在加大政策刺激的力度。根據未來的政策走向,亞洲主要經濟體大致可分為以下4類。

區內經濟體分化明顯

第一類包括中國、韓國和新加坡。這一組經濟體的特點是在貨幣和財政政策方面都採取了緊縮立場。中國在政策正常化方面一馬當先,由於在新冠疫情上「先進先出」,中國從2020年下半年就開始收緊政策,信貸增長持續減緩。而由於強勁的增長和通脹預期,韓國央行很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加息的央行。新加坡政府也已開始縮減自其獨立以來規模最大的財政赤字,並預計將於明年第二季啟動貨幣政策正常化。

日本雙印幣策鬆財策緊

第二類有日本、印尼和印度。由於疫情仍在造成影響,這一組經濟體將維持寬鬆的貨幣政策,但由於政策空間有限,加上對金融穩定性的擔憂,這些經濟體已步入財政政策正常化的軌道。繼去年財政赤字創下最大單年增幅之後,日本降低了支持力度,並正在制定一個中長期的財政改革藍圖,目標是在2025財年財政實現盈餘。印度今年的財政預算是在第二波疫情衝擊之前通過的,其目標是減少財政赤字。雖然外界普遍預計,印度儲備銀行最早將於2022年第二季開始加息,但我們認為通脹路徑和疫情會帶來高度的不確定性。

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屬第三類。這一組經濟體正在加碼政策寬鬆措施以防疫情復發,2022年第四季之前不太可能開啟政策正常化進程。鑑於疫情的反覆和重新開放進展緩慢,馬來西亞和泰國都在第二季推出了新一輪財政刺激措施。隨着政府增加支出,菲律賓預計將迎來又一年的赤字擴大。

台明年下旬或逐步收緊

最後是台灣,由於疫情情況特殊而成為一個例外。台灣在很長的時間內成功地防止了疫情爆發,其經濟在沒有政策刺激的情況下實現了高速增長,直至今年5月才受到第一波疫情的衝擊。財政方面,台灣政府推出了一項規模適中的救助方案。不過,如果未來幾個月疫情得以穩定,從2022年下半年開始,台灣仍有可能考慮逐步收緊貨幣政策。

在亞洲,儘管許多經濟體仍在緩慢地從新冠疫情造成的破壞中恢復,但總體而言,該地區的外部收支狀況較好,政策制定者也做好了充分準備。因此,這一次亞洲市場及其貨幣滙率可能會更有韌性,但區域內部也存在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