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21-02-16 05:00

Keith Wade: 為何低息環境會持續

放大圖片

雖然低息環境已不是新鮮事,但現時的獨特之處在於政府債券孳息率低企。決策者已透過擴大購買資產計劃,務求將長期債券孳息率降至紀錄低位。在許多市場中,不僅短期利率處於「零」的水平,債券孳息率亦是如此。

雖然我們預期2021年下半年經濟活動將顯著回暖,但利率隨之上升的可能性不大。

通脹就是關鍵

隨着各國經濟開始重啟,物價將面臨上行壓力。較為景氣的商品行業已開始出現一些瓶頸。

然而,由於各經濟體系在開始復甦時都可能會出現產能過剩的情況(特別是就業市場),相信這亦只屬過渡性影響。除非工資增長進一步為物價帶來成本壓力,否則,物價短暫向上亦不會讓通脹持續加速。不過,在環球各地的失業率遠高於估計均衡水平的情況下,出現這種情況的可能性不大。

雖然失業率與工資之間的關係近幾年已沒那麼明顯,但由於工人需要競爭就業職位,意味工資仍將在較長時間內面臨通縮壓力。

歐美產出缺口料持續

據我們預測,美國的產出缺口直至2022年中前仍將持續,而英國及歐羅區的產出缺口則將維持至2022年底。因此,通脹壓力在今年下半年各經濟體系重啟時短暫回升過後,便有可能在2022年底前消退。

各國現時已處於低通脹環境當中,因此上述前景並不會讓決策者陷入困境。各央行亦已意識到,以往的政策屬過分緊縮,而且具通縮作用,因此無法實現通脹目標。聯儲局決定將周期內通脹目標調整至平均2%的水平,便是上述第二點的最佳佐證。

隨着經濟步向復甦,我們預期聯儲局將在一段時間內維持低息及寬鬆政策,從而實現新的通脹目標。此舉亦使聯儲局有較大機會實現其最高就業目標,讓更廣泛的家庭和社群能夠從經濟增長中受惠。

當然,我們不排除未來一段時期內通脹有可能會升溫,但整體而言,我們認為早在新冠疫情前便已在環球經濟形成的反通脹趨勢將會再度增強。其中一個原因是環球經濟的債務水平高企。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數據顯示,已發展經濟體系的政府債務已升至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從未出現過的水平。

政府債務高企支持低利率

雖然有人認為債務高企是通脹升溫的先決條件,並懷疑當局將試圖和成功透過通脹令債務貶值,但我們發現日本的情況並非如此。

事實上,其他經濟體系與日本存在明顯差異,意味它們不需要同樣走向通縮。然而,由於美國及英國的債務均高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00%,而且兩國均面臨龐大的醫療債務,相信它們在未來的財政空間將較為有限。

在此環境下,各央行維持低息的壓力仍然龐大。不僅要維持整體刺激政策,亦要確保債務高企仍可持續。隨着環球經濟復甦,各國不單需要刺激通脹,同時亦需提高預算赤字和債務水平。這意味各國央行都將繼續維持寬鬆政策。

雖然現時的情況可謂前所未見,但在環球經濟擺脫疫情的影響之後,低息環境似乎仍將在較長時間內持續。對於金融市場而言,這種前景將會加劇投資者追逐收益的趨勢。隨着投資者在「零息」環境下追逐回報,市場亦難逃出現波動和泡沫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