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20-12-28 05:00

Karsten Junius: 信任與民粹主義的成功

放大圖片

業務合作夥伴之間互相信任有助較易訂立合約,而不必每件事情都需預先談判;社會中不同群體之間的互信增強了他們在家庭或更廣泛部族間的團結;國家之間的互信有助達成合作協議,從而提升各國的整體福利。

然而,近期民粹主義削弱了外界對科學、媒體及選舉的信任。民粹主義者每每在現實與內心預期情況不符時便會散布和利用猜疑。這點很重要,因為信任是建立可靠未來關係的信心基礎,而資本主義及和平亦經常依重這種關係。

社會參與度影響地區發展

有研究者發現,公民傳統和社會參與的特性均是導致不同地區發展差異的主要原因,而這些特性可追溯至很多世紀之前的意大利,當時該國南部實行強大的君主制統治,而中部和北部則存在多個共和國。在發展表現較理想的意大利省份,人民之間有更多的橫向關係,這種關係處於相若等級層次,可以是任何類型的網絡,包括同業公會、合作社、工會、互助社團以至體育會。一個充滿活力的公民社會,可以促進社會成員間的互信,並遠遠超越直系親屬。在這種環境下,互惠和公民參與等規範盛行。如果人民經歷過團結的體驗,便有較大可能實行團結,同時不大可能進行貪污、剝削及搾取等會為公共機構效率和功效增添壓力的行為。

縱向制度下不信任精英

相反,縱向關係盛行的地區,其發展表現較為遜色並通常處於主客等級關係的君主制度統治之下。受制在這種制度,下屬的影響力往往不大。較大的權力距離,意味人民不能參與制度,但同時亦不信任精英。個人不會嘗試改善制度的規則,而只是試圖避開有關規則。相關例子多不勝數,稅務合規的程度及影子經濟的重要性正是其中兩個例子。矛盾的是,在合規程度較低的地區意味有更大可能性施行更嚴厲的法律、更強硬的政策和尊制的領導。

多個歐盟結構性基金以及新成立的「歐盟復甦基金」,旨在拉近收入差距並促進不同地區間的凝聚力。然而,如果社會中及對歐盟機構和其規則缺乏信任,則意味在歐盟成立功能性機構可能並不足夠。

信任度高加快群體免疫

若信任如斯重要,那為何政策制訂者不竭力建立並促進信任?原因是這會帶來短期的抑制作用。一旦失去信任便難以挽回,這情況在有可能出現多重均衡的金融市場尤其適切。「信任」將在新型冠狀病毒病的疫苗推出時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在對政府或鄰里間的信任相對較高的國家,預期疫苗接種率亦會較高,因而達到群體免疫效應的時間亦較短。這些國家的橫向社會聯繫及公民參與可能較其他國家更為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