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0-11-06 16:00

吳家俐: 美大選困擾市場 債息跌幅料有限

放大圖片

美國總統選舉在本周舉行,但是預期在點票方面的爭議將會持續一段時間。而遠在地球另一端的香港,不少投資者亦非常關注,美國大選結果將會如何左右資產市場的走勢,特別是對貨幣和債券的影響。

無論最終結果如何,筆者預期新一輪財政政策將會推遲至2021年才得以出台,而且規模或較原先預期般小,目標可能只會針對小型企業和消費者,對地方政府的援助較少。正因如此,外界對美國雙赤字急劇惡化的擔憂或會降溫,但是息率低迷卻又令美元欠缺吸引力,所以美元的前景只是好壞參半。

預期美國債息窄幅上落

投資者更加關心的,或許是美國的政治事件,將會如何影響新興市場貨幣走勢,市場預估若拜登上場,將有利與其他地區建立較佳的外交關係,減少徵收關稅等,或有助降低地緣政治風險,對新興市場貨幣的影響較為正面。

另外,美國的刺激政策規模減少或導致需求下跌,環球收益率亦估計會略為回落。然而,預期美國息率將會優於其他成熟市場債券。這些情況對美國以外的地區影響有限,畢竟這些地區仍會維持寬鬆的貨幣和財政政策。

我們又預期,美國10年期國庫券孳息率將會在0.5至0.75厘之間窄幅波動,跌穿8月份低位的可能性不大,由於經濟增長和通脹預期下降,而且在聯儲局的政策支持下,孳息曲線的形態有望趨於平坦。

五中全會確立經濟路向

除了美國大選引人關注,內地在上月底亦召開了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會議的重點落在「雙循環」的發展格局上,強調發揮內需潛力、產業升級,以及謹慎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但是,這些都是中長線的經濟願景,因此我們預期不會立即對實際經濟產生太明顯影響。

整體來說,我們較為看好亞洲美元和本幣計價債券,特別是高收益債券。亞洲的增長前景看來較為強勁,以美元計價的亞洲高收益債券,相對美國高收益債券會有更大上升空間。至於本幣債券方面,印度和印尼等地高收益債券的利差吸引,而且當地貨幣亦有一定升值潛力;同時中國債券被納入國際主流指數,以及逐步開放相關市場,將有助吸納更多外國資金參與相關資產。

爭議過後重新關注疫情

各地央行將會把利率維持在現有的偏低水平不變,同時在貨幣政策上採取寬鬆取態,以確保市場上有充足流動性。我們預期在未來12個月裏,美國聯儲局或亞洲各國央行在政策上將不會有太大動作。

在美國大選的爭議過後,筆者認為市場焦點很可能會在明年初重新回到新冠疫情之上,尤其是疫苗研發,以及全球經濟復甦的力度。我們認為在亞洲,特別是北亞地區的疫情大致受控,在經濟復甦上較為有利,而這些經濟體亦可望受惠於因疫情加快的結構性變化,例如科技在各行各業廣泛應用所帶來的大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