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0-11-03 05:00

王良享: 就是等待這個機會低撈

放大圖片

美國總統大選前一周,歐美股市大瀉,歐美疫情反彈以及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未能達成第二輪紓困方案,令投資情緒轉淡;加上美國總統大選未必可於投票日(即11月4日香港時間中午)有決定性結果,令不確定性上升。美國標普500指數與納指一周分別下跌5.6%及5.5%,舊經濟股權重高的道指跌幅更高達6.4%。

美股受創帶動避險情緒上升,美滙指數(DXY)反彈至94水平,歐洲疫情反彈令德國及法國再度「封城」,德國關閉酒吧、餐廳與戲院,而法國限制無必要出行,歐羅最受壓,下跌至1.1650的一個月低位。

長期利率不繼續下跌

不過,美國國債價格並無因避險情緒上升而大幅下跌,10年期債息仍在0.8厘以上,脫離9月份股市大跌時最低的0.6厘。美國第三季GDP按季上升33.1%,超越第二季下跌幅度的31.4%,由於紓困方案(CARES Act)的個人援助1200美元早於4月份已經分派,第三季的經濟反彈似乎較有說服力,在第二波經濟萎縮的可能性減低時,長期利率不再進一步下跌十分正確。

美股與其他兩種資產即美元及美債,關係通常成反比。在過去三十年間,只有1995年至2001年是美股、美債與美元一起上升,該段時期的美國經濟被稱為「金髮女孩經濟」(Goldilocks Economy),意即經濟增長高、通脹低、失業率低。更重要者有二:其一是,當時新興市場不穩,借貸水平高,分別於1995年發生過墨西哥危機、1997年爆發亞洲金融風暴,及1998年的俄羅斯國債違約。投資者對避險資產需求殷切,大多湧入美債;其二是,美國於九零年代初開始開放門戶,鼓勵全球化,貿赤換來金融資產投資。

兩有利環境不復存在

以上所述兩個條件現在都不存在;新興市場現在比四份一世紀前成熟得多,甚少出現泡沫,亦即絕少出現泡沫爆破;其二,美國近年奉行單邊主義已經成風,縱使拜登成功當上總統,恐怕亦難以恢復特朗普執政前的全球化環境,「去美元化」實在是國際間一個新趨勢。

筆者認為,美股下跌是市場憂累拜登當選後立即加稅,又未能推動第二個紓困刺激方案,疫情失控的同時疫苗又欠奉的膝蓋反應。美國大選後,美股反彈,美元下跌是大概率的事件。原因包括:現在市場共識是,「選舉爭議」差不多有三成機會發生,就算沒有爭議而拜登順利於11月4日就確定勝出,美國將會進入跛腳鴨政府時期,特朗普與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並無任何推動力,與民主黨達成任何刺激方案。

不過,根據美國國家統計局在8月的一份研究指出,在收到1200美元紓困資助後,33%的人說會儲起來、52%的人說會還債,只有15%的人說會大部分用於消費。此現象再配合第三季GDP的高於預期反彈,短期內有沒有第二輪「派錢」似乎並非一條生死線。

前景不如想像般悲觀

至於疫情,現在美國政府或下任政府只等待明年初疫苗面世後,就宣布抗疫成功,恢復實體經濟活動,鼓勵重新就業,看不到再有大規模封城在美國發生,極其量只有拜登倡議的「強制口罩令」,應該不會再進一步推低美股。

筆者於第三季初建議該季內美股清零,就是等待這個回調再行低撈。至於中港高科技股,早於10月初已有外資流入買貨。各貨幣中,人民幣一波調整後迅速回復強勢,在過去兩周中,中國使出不同招數令人民幣走弱之說甚囂塵上,包括中國擴大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額度,及取消逆周期因子等,俱不得全豹,人民幣仍是大漲小回格局。歐洲疫情失控再度閉關,環球經濟復甦受阻,但央行仍繼續印鈔,這一方面歐美領前,亞洲貨幣與澳元及紐元看高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