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0-09-17 05:00

陸庭龍: 【私銀觀】貨幣政策退場 滙率戰掀序幕

放大圖片

【龍觀脈象】

現在距離11月3日美國總統選舉不足兩個月,早前主導市場情緒的病毒疫情、政府救市方案及中美全方位角力的影響漸漸減退。其中各國中央銀行力推的貨幣政策,如無限量買債、負利率以至增加貸款等因素,不是市場或投資者不重視,而是這些措施或手段所能引起的刺激作用看來已近尾聲。

舉一個例子,美國參眾兩院仍未就新一輪刺激經濟的總額達成共識,其間拖拖拉拉的時間,美股三大指數斷然沒有受到任何負面影響,更接連在過去一個多月中屢創歷史新高。回想以往美國的債務上限(Debt Ceiling)曾經令市場的波動擴大,一天這個債務上限沒有定下來,股市便沒有起色。如今的病毒疫情不單只令經濟受到史無前例的衝擊,更引發美國各地不斷的暴亂和人命傷亡,但股市似乎沒有一點恐慌情緒。

資金逆轉苗頭初現

大家可能認為是市場對央行的政策充滿信心,所以才有如此反應。筆者的想法卻不一樣,我認為股市的反應是將貨幣政策的影響漸漸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個別公司的收購合併活動,還有大量的資金圍繞在那些新經濟、科技板塊抱團取暖,一天這些熱錢仍在追逐這些板塊,投資者便不會離開市場,因為資金沒有其他更好的出路。這個情況在什麼時候會發生逆轉呢?雖然沒有人知道確實時間,或是什麼原因會令資金改變流向,不過一些苗頭已經出現,建議投資者在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前的這段敏感時間,要額外留神,以免成為被收割的韭菜。

過去幾個月,關於美元將會大幅度貶值的議題曾經令很多人擔憂,因為他們手中的資產無論是股票、債券或物業,多是以美元或港元計價的。美元貶值代表這些美元計價的資產會受到衝擊,更大的可能性是先被拋售,直至美元滙率穩定下來,或美國聯儲局有所作為及指出方向。美元的購買力相對其他貨幣便會萎縮,也代表以美元計價的財富貶值。美元是否真的在未來一至兩年內貶值30%以上,仍然是未知數。但貨幣滙率包括美元在內的各種貨幣的波動性將會加劇,是意料之內的。

股市債市未見反應

近期英鎊滙價的表現是一個好例子。英國與歐盟的脫歐貿易談判仍未有定案,而英國首相約翰遜意圖更改早前已簽訂的協議,這個硬脫歐的不確定性因素令英鎊滙價在短時間內急挫4%以上,由1.34下跌至1.28。如果順着這個趨勢,英鎊有可能跌至1.2水平。但反觀英國股市和債市卻沒有任何反應,明顯英鎊滙率直接反映市場上的負面因素。另一個例子是人民幣近期短時間內升值2%,但期間內地A股及債市也沒有任何可變化。

當所有貨幣的利率及量化寬鬆政策皆一致。要反映當下政治、經濟的基本因素或突發問題時,滙率便成為一扇逃生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