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市場分析 | 2020-07-09 05:00

胡一帆: 【私銀觀】經濟有序重啟 看好風險資產

放大圖片

我們繼續看好亞洲風險資產。我們關注的是經濟正在重新開放,政策繼續保持寬鬆。大部分經濟體的廣義貨幣供應會保持兩位數增長,東盟和印度仍在下調政策利率。我們已觀察到積極的跡象顯示亞洲經濟正在加快復甦。所以我們看好亞洲(日本除外)地區的股票和高收益債券,並認為前期表現落後的行業更具投資價值。

北亞地區疫情受控

亞洲經濟正有序重啟。以中國為首的北亞地區疫情基本上受控,而東盟和印度則喜憂參半。北亞的感染率相對較低,出行已接近正常水平。北京新出現病例一開始確實引發全國再度「封城」的憂慮,但有關部門採取堅決果斷的措施,印證我們認為當新病例激增時,更有可能實施局部而不是全面封鎖的觀點。

隨着亞洲從第三季起進一步放寬限制措施,我們預期市場信心指數(採購經理指數和消費者信心指數)將從略微負面轉為相當正面,同時消費將出現反彈。我們預計東盟和印度的年均GDP增長率將從2020年的-4.6%大幅反彈至2021年的6.8%,而南韓和台灣地區將從-1.7%反彈至4.2%,2020年第四季至2021年第二季的表現將最為亮眼。

中美局勢緊張依舊

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似乎未受影響,但即將到來的美國總統大選難免帶來一些不確定性。儘管新冠疫情期間,中國在兌現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方面進度落後,但自5月以來,中國繼續加大農產品和能源產品採購力度,以保第一階段協議不破裂。美國兩黨總統候選人在競選中,都會採取強硬對華立場,但大選後的政策重點可能還是支持國內經濟。

我們認為美國近期終止香港特殊待遇,其影響有限,因為香港與美國之間的貿易規模很小。美國取消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意味着美國與香港在1997年之前既有的商業條款終結,這包括不再對香港實施零關稅(相比而言對中國大陸商品實施19%關稅),對敏感技術實行出口管制,進行簽證限制及需要重新擬定航空服務協定等。關稅對貿易和物流業的打擊應該有限,因為香港已不再是絕大多數貨物輸送量的原產地。

其次,美國還可能祭出金融限制措施,比如對中國大陸與香港官員實施制裁,或者對政府機構及銀行實施制裁等。但我們認為對香港作為中國的主要離岸金融中心的地位,目前不會有有太大影響,除非美國採取極限金融施壓,但這個可能性也很小。此外,我們認為港元聯滙制度也不會發生改變,該制度依然穩健可靠。同時,美國加大對中資公司的審查力度,將推動更多資本流向香港,因中概股將尋求赴港上市。

為上行潛力作準備

隨着資本市場運行回歸正常,投資者開始尋找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但這已變得更具挑戰性。因此,投資者逐漸提高風險偏好,在股票和部分高收益債券中尋找機會。我們總體看好股票,並認為亞洲的風險回報頗具吸引力:亞洲股票估值相對於全球不高,且今年該地區盈利增長勢頭應相對強勁。

短期內,投資者應關注亞洲經濟重啟的受益者,比如消費電子產品、飲料、汽車、交通運輸和零售行業,以及部分博彩公司。中期內,我們看好估值合理的成長股,比如部分科技平台和優質周期類股(保險公司和銀行)。長期內,我們依然看好中國智慧基礎設施和東盟新經濟等結構性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