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0-05-25 05:00

吳家俐: 【債券】美國庫券仍具投資價值

放大圖片

美國10年期國庫券孳息率目前處於0.7厘附近,不禁令投資者質疑,政府債券是否仍有投資價值。畢竟這些債券目前所提供的收益較低,而且孳息率一旦回升,亦會帶來一定風險。不過,長年期政府債券在資產配置上,仍然扮演重要角色,而且能夠受惠於央行的資產購買計劃。

首先,美國聯儲局的貨幣政策,無異於為國庫券的孳息率設定了上限。事實上,當地經濟受到新冠病毒疫情衝擊,即使歐美地區已經逐漸放寬社交隔離措施,但是參考較先爆發疫情的亞洲地區,各國政府正在防範第二波爆發的風險,要完全恢復經濟活動,仍要經歷漫長過程。正因如此,聯儲局很可能將政策利率維持在接近零水平,並會延續資產購買計劃以降低借貸成本。

聯儲局未必推行負利率

自從3月初至今,聯儲局已經增持了近2萬億美元的政府債券和機構按揭抵押證券。即使資產購買的步伐可能會放慢,但是市場普遍預期,政府仍需要發債籌集資金推動財政政策,因此買債的舉動未必會改變。

然而,包括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內的官員,最近均對負利率政策的有效性表示關注。由此觀之,聯儲局未必願意透過相關政策支持經濟活動。此外,局方已採取一系列措施,以增加商業領域的流動性,例如直接從一手和二手市場購買企業債券。

地緣風險或增避險需求

另外,在疫情影響全球需求下,通脹壓力在未來12至24個月內可望受控。而全球失業率上升,亦印證了需求的下降。雖然不少勞工認為失業只屬暫時性,待經濟重回正軌便能再次就業,但是今次經濟放緩要持續多久,為就業市場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

至於地緣政治風險,亦為債券走勢帶來影響。中美貿易爭議最近有重燃跡象,由於疫情關係,中國仍未達到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規定,向美國購買足夠農產品;而且兩國亦就處理疫情的手法針鋒相對。

美國即將在11月舉行總統大選,在選舉之前,中美有可能再次向對方徵收關稅,或採取其他保護措施,並對風險資產尤其是股票的走勢造成影響。市場上的避險情緒一旦再次升溫,政府債券將有助分散風險。

投資級別企業債券可取

在整體固定收益市場方面,由於美國聯儲局和其他央行的寬鬆政策支持,我們相信投資級別企業債券和資產抵押證券是較為理想的收益來源。而在目前的市場環境,投資者應着重資產質素,當中以美元計價的新興市場債券,特別是債務水平較低的亞洲石油進口國較為可取。

在3月初,由於全球資產價格動盪,就連美國國庫券市場亦曾經出現流動性挑戰,並且導致股票與政府債券之間的負相關性暫時消失,不禁令投資者懷疑其分散風險功能。雖然美國有可能會大舉發債彌補財政赤字,但是以聯儲局目前的取態,似乎有決心要守住國庫券的孳息率水平。因此,美國長年期政府債在資產配置上,仍可發揮緩衝下行風險的作用。而且,疫情所引發的市場不確定性,以及上文提到的中美貿易爭議,均有機會帶動新一輪避險需求,並且為政府債券帶來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