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0-02-03 05:00

吳家俐: 衰退風險降 分散配置債券

放大圖片

今年開局之際,中東局勢突然升溫,武漢疫症情況未明,實在令投資者憂心不已。不過,隨着中美貿易磨擦降溫,全球央行推出的寬鬆貨幣政策支持,以及實際經濟有觸底回升跡象,令外界對經濟前景的悲觀看法有所減退。根據我們環球定息、貨幣和商品(GFICC)團隊為2020年所進行的情境分析,將「低於趨勢」增長的可能性,由從40%提升至55%,而衰退的可能性則由40%下調至25%。

總結之前經濟放緩的原因,不外乎由外部衝擊、各國政策的反應程度,以及經濟背景的強弱所致。在外部因素方面,貿易緊張局勢對中國的影響,其實大於美國。不過央行的政策反應卻來得及時,而中國亦已調低了存款準備金率,並實施財政刺激措施來應對。至於經濟背景方面,美國勞動市場仍然強勁,令衰退風險進一步降溫。

央行繼續傾向寬鬆

至於市場價格方面,正在反映企業盈利改善的正面因素;而且央行目前亦具備政策彈性,一旦中東地緣政局再度升溫,或新型冠狀病毒的情況惡化,並且影響到實際經濟時,仍然有空間透過減息來應對。

在2019年,全球大部分央行都積極採取寬鬆貨幣政策,而且反應很快。全球47家央行,在2019年一共減息達71次,合計減息4000個基點。另外,資產負債表規模每月擴張600億美元,亦令全球流動性與一年前大有分別。

在未來一年,我們預期央行在貨幣政策上將會傾向寬鬆,減息機會較加息為高。投資者最關注的美國聯儲局對通脹應該會較為容忍,以免阻礙經濟復甦。

各國推出寬鬆政策已有一段時間,而且資產價格亦有所攀升,但是全球經濟動力未算強勁,而通脹亦處於偏低水平。從經濟數據所見,全球綜合採購經理指數接近50水平,反映全球處於趨勢增長。雖然勞動市場緊縮,但是成熟市場的核心通脹仍然低迷。

增長較佳利新興市場

筆者認為新興市場債券最能受惠於大規模的貨幣寬鬆政策,而且區內增長將會起變化,促使新興市場的表現超越成熟市場。我們偏好新興市場債券,但是要選取區內相對具有價值的主權債券。我們亦看好投資級別信貸市場,特別是歐洲銀行發行的債券,主因是歐洲和日本等地的債券需求持續強勁,而且歐洲銀行的財政狀況有所改善,亦反映其不良貸款減少,與美國國庫券相比,精挑細選投資級別信貸仍有助爭取較佳的優質收益。

政經風險宜多元投資

高收益債券的違約率處於約2.6%的低水平,故此仍具吸引力,不過仍需小心選擇。另外,我們亦偏好商業按揭抵押證券(CMBS),與其他優質固定收益範疇相比,證券化債券市場受惠於強勁的美國消費和收益優勢。健康的勞動市場、溫和的工資增長和財政政策均支持消費前景。隨着商業房地產的供應開始減少,而整體需求維持穩定,其價格一般可望保持堅挺。

目前有幾類走勢落後的資產類別值得關注,包括新興市場投資級別債券和當地貨幣,以及優質的投資級別和高收益債券。由於中美貿易爭端只是暫時降溫、英國脫歐亦未有定案,而且美國在年底舉行大選,令極端風險尤在,因此投資者仍然要提防這些因素,需要以多元分散的配置策略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