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理財方案 | 2019-12-09 05:00

何如克(Robert Horrocks): 【亞洲】重拾市場動能

放大圖片

雖然中美有望達成貿易協議,但是亞洲市場的短期情緒再度低迷,因為外界意識到中美兩國在環球貿易上的取態截然不同,兩國所達成的任何貿易協議,不過是階段性或暫時性,利好氣氛亦因此被蓋過。環球增長持續放緩,而在這種背景下,一般不利於亞洲市場表現。然而,從過往的經驗所見,當市場情緒跌至谷底時,亞洲市場亦會跌至低點。相對於本身的歷史走勢,甚至乎是世界其他地區,或許亞洲市場目前已過度受壓。

亞洲地區相對靈活

我們相信市場開始意識到,貿易爭議對經濟的影響遠不及新聞所描述。透過越南和類似港口作轉運,亞洲是有能力避開某些關稅的。而從長遠計劃上看,中國可將製造業生產轉移到東南亞,因此在這次貿易摩擦上,亞洲地區出口商較美國的農民更能靈活變通。

以上種種情況均在經濟放緩下發生,而個別歐洲國家更可能已經處於經濟衰退。在未來一至兩年,美國步入經濟衰退的可能性亦升溫。然而問題癥結並非美國是否存在技術性衰退,而是我們會否進入增長放緩的歲月。事實上,如果美國經濟即將步入衰退,筆者預期程度只屬溫和,在正常情況下,以傳統的刺激手段便能將之抵消。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便是,世界上哪些地區最適合使用貨幣和財政政策來抵禦這種緩慢增長?

美國已率先開始利用傳統的利率政策來抵消環球經濟疲弱的影響。如果經濟持續疲弱,美國將會迫不得已轉向財政刺激政策,然而這種政策卻只能有限度地推行。失業救濟等自動穩定機制工具,很可能已經擔起了財政刺激政策的大旗。

歐洲面臨政策局限

在政策選項上,歐洲面對的局限性更大,傳統利率政策已不中用,因為區內利率已經處於非常低水平,甚至跌至負數。量化寬鬆亦是其中一種選擇,但在政治上卻存在爭議。財政政策的成效亦因歐盟缺乏協調成員國的能力而存疑,令歐洲似乎已陷入困境。

相比之下,亞洲的處境好得多。由於亞洲大部分地區的通脹偏低,而且經常賬盈餘較高,令各國政府可透過傳統利率政策和財政刺激措施來應對問題。因此,環球增長放緩雖然會對亞洲市場的回報帶來負面影響,但這些影響的規模和所持續的時間,相對不及過往歷史的平均水平。

筆者相信,中線而言我們正處於轉折點,但是短期內的變化不大,意味數據即使顯示負面訊號,美國仍將避過經濟衰退,這同時反映市場動能已重回亞洲市場。畢竟,MSCI中國A股指數在年初至今(截至2019年10月底)已上漲了27%,而標普500指數則上升23%。市場動能或能提供短期線索,但從長遠而言,端視經濟的轉折點卻更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