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ETF | 2019-09-26 05:00

Alex Bryan: 應對指數重整的基金投資策略

放大圖片

下文繼續與Morningstar個人理財總監Christine Benz探討指數投資的盛行。

Christine Benz:那麼,我們對[偷步買賣指數]的問題有何對策?例如,我想追蹤一個小型股指數,或者我想投資組合吸納此類型的股票,我可以如何正視此問題,而不會受過度影響呢?

Alex Bryan:我認為有一至兩個解決方法。第一,你可以持有一個全市場指數,捕捉到兩邊的交易,這樣就比較公平。因此,如果我持有像Vanguard Total Stock Market Index這樣的指數基金,沒錯,某些被納入或剔出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股票可能因此受到負面影響,但持有上述全市場指數等於我本來已經持有那些股票了。因此,我認為這是解決方法之一。

如你想投資於某個具體範疇,例如小型股或高息債券,我建議不妨找些較為次熱門、追蹤規模不是太大的指數基金,因為這意味當有關指數發生變化時,相關股票的資金流入或流出較少,其股價承受的市場壓力亦較小。我認為這樣做較為可取。

第二,尋找一些有採取措施去省卻非必要成交的指數,因為許多時候,成交成本相當高,大多沒有什麼增值作用可言。假使你是一隻小型股,並正在稍微轉型為中型股,那麼,該股票的表現仍然可能會有近似其他小型股。因此,這或許不值得出售,繼續持有下去亦未嘗不可。因此,我想到像Schwab U.S. Small Cap ETF這樣的基金;它並非一隻最受歡迎的基金,但所追蹤的指數設有緩衝區,藉此減緩不必要的成交。

Benz:那麼,緩衝區是用來防止股票不斷脫離及重返小型股行列嗎?

Bryan:對。

Benz:不如談談與指數投資日益受歡迎的最後一個潛在問題:就是可能會導致企業競爭力下降,或導致行業競爭力降低。讓我們談談這是如何發生的,為什麼會因為指數投資的普及而出現?

Bryan:人們擔心的是指數投資者(這些資產由基金經理管理),會擁有市場上所有的公司。這些投資者不一定有同樣的誘因向資產經理施加壓力,使任何一家公司的價值最大化。他們可能不會像以前那樣,着重一家公司以另一家公司為代價而取得勝利,因為他們希望行業內所有公司都能獲勝。令人關注的是,這可能對消費者有損害,因為此舉可能會產生一些反競爭行為,正如某行業經過整合後,競爭會減少一樣。因此大家擔心,如果貝萊德(BlackRock)及領航(Vanguard)等幾家大型機構投資者擁有所有航空公司,就可能出現以上的效應。

Benz:對。在此方面,已經有一些針對不同行業的學術研究。你以前曾與我們其他同事就此題目寫過文章。你覺得這憂慮站得住腳嗎?人們應該關注這一點嗎?

Bryan:我認為這論點缺乏說服力,原因有很多。首先,我認為大部分公司的管理層都渴望爭取最大的股東價值,亦即自己公司的價值。

Benz:不管外部壓力如何?

Bryan:不管外部壓力,不管是誰擁有公司。我認為,大多數公司的管理層以自己公司股票獲得很高的報酬,其獎金與公司收入及盈利掛鈎,他們對如何提升行業利潤並不關心,他們關心的只是怎樣擴大自己企業的業績。這是第一點。

第二,上述論點假設了積極競爭必然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或幾乎一定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我覺得事實並非如此。假設通用汽車(GM)降低其汽車售價,他們知道福特(Ford)也會作出反應,而最後兩家公司表現不會變得更好。因此,我認為無論公司屬於誰,都不會影響其最合適的競爭策略。

另一件需要注意的事情是,大多數指數基金經理在接觸投資組合內的公司時,並不會討論有關競爭策略或定價。他們關心的是企業管治,例如確保董事會有適當的經驗、公司採取足夠的風險管理步驟等。他們並非討論公司應採取什麼商業策略。

我想指出的另一點是,即使資產管理公司確實想影響公司策略,但由於他們已擁有各行各業的公司,因此對於擴大行業利潤的意向亦不明顯。例如航空業界的機票價格上升,實際上可能會損害他們在酒店業的利益。他們不一定希望機票價格上升。因此,擁有指數是否導致競爭行為減少,這一點並不明確。我認為就目前而言,此爭論很有趣,但似乎流於學術上的爭論,而缺乏具說服力的實證支持。因此,我認為這方面仍有待研究。

Benz:我們可以下一次再談這個。Alex,謝謝你分享你的見解。謝謝你這次接受訪問。

Bryan:謝謝你的邀請。

(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