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理財方案 | 2019-08-17 05:00

楊書健: 社會運動與天災

放大圖片

昨晚飯後,即時新聞台播出了體育新聞。太太舒了一口氣,說:「終於不需要打8號風球,也有一夜沒有突發事件了。」之前幾個星期,突發新聞不斷,即時新聞台需要不停直擊報道,體育新聞自然首先被放棄。有一次到電視台做直播,有編輯與主播笑說:「香港每一區巿中心的街名你都認得了!」

社會運動踏入第三個月,就算是不表態的人,情緒亦可能繃緊。零售數據急跌,遊客減少固然是原因,但是亦離不開低迷的社會氣氛。記得在6月10日那星期,有一位網上公關專家就發文呼籲各商家應暫停在Facebook發放廣告。當時他的理據很簡單:Facebook的主要用戶是高學歷的七八十後,而代言廣告的套路是展示行銷代言人對某一產品滿意非常。因此廣告由撰稿到配樂,整個包裝都往往是輕鬆愉快。公關專家說,在Facebook用戶情緒平靜之前賣這些廣告,不但拿不到新生意,更有可能變成「朱門酒肉臭」的離地。當時也許大家都覺得運動歷時不會太久,因此順應民意,暫避一下亦未嘗不可。

本地消費已經變弱

到了6月底,筆者Facebook有一位財經界美女貼了一張照片,在家裏一個人切蛋榚慶生。要知道,這位朋友美貌與智慧並重,自己會賺錢之餘,又永遠不缺裙下之臣。平常時候,她慶祝生日可能是一整個星期,幾次光顧名店,總消費必定以萬元計。我頗肯定她並非「二百萬人」中的一員,但是社會氣氛卻也影響了她,由大派對變成家裏切蛋榚。

再過一個月,6月零售數字已經公布,跌幅為6.7%,超過巿場預期。雖然主流論述認為跌幅來自遊客減少,但是亦不能忽視本地消費已變弱。及後幾次商舖落閘,除了即日影響之外,更會進一步打擊消費信心。

社會的低氣壓其實每個人都感受得到。上周三有巿民在太空館集結,並未釀成任何衝突,反而變成載歌載舞的嘉年華會。第二天有朋友直言:「放暑假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當社會氣氛繃緊到一場突發的仲夏夜舞會都可以上報紙頭版,試問又有多少人願意維持高端消費?

長期不安難留信心

最近一兩個星期,開始見到有討論提及著名餐廳訂位突然變成容易,甚至少數餐廳間中出現場面冷清的狀況。高級消費必需由信心帶動。消費者可能沒有幾個說要「罷買」,甚至可能沒有幾個在想「要多儲錢」。只是純粹氣氛不好,提不起消費的興趣。巿民失去興趣,不是抗爭行動,事前不會張揚,卻會忽然無聲地打擊零售。

當然,社會運動總有退潮之時。一般而言,社會運動對經濟影響有點像天災,兩者都是短期打擊力度不少,但希望在雨過天青之後,社會可以迅速復元。但是今次運動的走向複雜。如果解決之道未能緩和幾方面的矛盾,表面平靜只會凍結了現時民情,反而變成未來幾年的民意基調。

友報在本周公布了香港民意研究所為他們所做的民調,當中說有七成港人認為政府需在今次運動負最大責任。假如這七成人情緒繃緊,卻又訴求未達,可能會演變成長期壓力和不安。到時候,只怕社會的雕欄玉砌再漂亮,也挽留不了他們的消費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