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19-06-21 05:00

Talib Sheikh: 美國經濟仍具增長空間

放大圖片

繼聯儲局今年初調整政策後,中美貿易談判告吹激發今年第二次重大的政策方向轉變。加徵關稅和暗淡的言論動搖了人們對經濟增長的信心,市場憂慮出現經濟衰退。短期內,關於如何及何時化解貿易緊張局勢仍然不明朗。或許更嚴重的是,美國針對華為的行為突顯出貿易緊張局勢已擴闊至一場可能持續數十年的科技冷戰。

美國國庫債券至今對市場造成的影響最為嚴重,其收益大幅下跌,3個月至10年期的收益率曲線自2007年以來首次出現倒掛情況。然而,股市卻意外地維持相對靠穩。標普市盈率較去年第四季的3倍跌幅收窄至1倍。貿易敏感行業及地區受到嚴重打擊,反映股市疲軟乃由貿易問題而非其他更為複雜的因素所驅動,至少目前情況是這樣。

資產配置者很可能正增持具避險作用的美國國庫債券,但對能遏制大部分損失仍心存希望。年初聯儲局放寬政策的舉動仍歷歷在目,而美國總統特朗普過去亦曾表現出對股市的敏感。期望央行或總統出手救市,或會暫時支撐股市。

隨着企業信心減弱導致公司削減招聘職位及資本支出計劃,人們日益憂慮貿易緊張局勢對經濟增長造成的連鎖影響,將令美國陷入經濟衰退,這或許可以改變現時情況。我們認為關稅將削弱經濟增長,但儘管短期內造成經濟衰退的可能性肯定會增加,我們基本認為美國的擴張計劃目前還可以應付過去。

低通脹屬暫時性

我們另一個聚焦點是美國的通貨膨脹。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曾表示,他認為低通脹屬「暫時性」,利率的下一步走勢可能是雙向的。然而,市場預期明年將有兩次減息。對此的一個解釋是,投資者預計不會加息,但如果出現對經濟衰退的憂慮,聯儲局或會進入一個全面的寬鬆周期,將利率回落至零。

我們認為,美國國內就業、房屋及消費者信心等指標的健康狀況,並不代表聯儲局將會減息。近期的通脹數據確實可能屬暫時性。如果投資者的減息預期為合理,那很可能是企業或消費者信心減弱,令經濟衰退風險上升,而非持續的低通脹所造成。

雖然近期一些領先指標已出現復甦跡象,但歐洲的通脹和經濟增長仍然停滯不前。 儘管消費者信心相當健康,但低通脹、結構性負面因素和疲軟的增長趨勢,將繼續令歐洲公司的收入難以增加。對於一個在可預見未來不太可能改變的低息環境中掙扎的金融行業來說,這尤其困難。

貿易談判存分歧

最近來自中美的觀點均表明,兩國正更堅持各自的立場。白宮認為,對華為加徵關稅和實施制裁將使中國重返談判桌,而中國似乎相信,結合經濟刺激措施及為國家利益作出個人犧牲的呼籲(新長征),能使他們堅持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

這種可能曠日持久的情況已造成長期的政治風險,將對市場造成負面影響。美國國內數據依然強勁,我們基本上認為美國在短期內不會出現經濟衰退。然而,貿易問題或會對損害企業信心,並大大增加出現經濟衰退的機會。

對此投資者須對股市持審慎態度,尤其是股市尚未顯著下跌,以及聯儲局於年初已轉至放寬政策。股市方面,相較於歐洲股市,我們仍看好美國股市。

資產配置宜靈活

我們繼續持有高收益債券,並偏好投資級別債券。我們看好亞洲地區,因為區內公司的收入顯著增加。新興市場債券繼續提供具吸引力的經風險調整收益。我們已買入南韓政府債券,此債券正正受惠於地區貿易緊張形勢以及通脹放緩。

在沒有增長衝擊的情況下,於6月底,這將成為美國戰後史上歷時最長的一次擴張。我們認為這個周期有進一步延長的空間,但毫無疑問的是在中期內難以取得回報。這個周期正處於衰退期,中美緊張局勢將持續數十年而非數年,而風險資產亦不便宜。在此環境下,若要獲得良好的經風險調整收益,便需要對資產配置及證券選擇採取積極靈活的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