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亞洲(日本以外) | 2019-03-29 05:00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解構亞太區經濟下行風險

放大圖片

近日,有投資者開始憂慮環球經濟放緩及對亞太區的影響,當中包括澳洲樓價和貨幣貶值、日本通縮風險、中國刺激經濟措施等課題。

澳洲樓價調整壓滙價

許多投資者對澳洲情況表示擔憂,澳元嚴重受壓,而澳洲房價亦於1月份進一步下跌。

我認為,澳元表現通常與澳洲商品價格走勢密切相關。但隨着澳洲最大出口商品鐵礦石價格意外飆升,實際上去年澳洲商品價格指數整體有所上升【圖】。然而,市場認為房屋市場或經歷重大修正,因為過去幾年房屋價格大漲,而且澳洲借貸水平已相當高,因此當地購買者可能無法支持該市場發展。這將導致澳洲房屋價格依賴境外人士的購買。

或許正因如此澳元走軟;否則正常情況下理應走強。貨幣貶值或是由於資本流入預期下降所致。因房價顯然已達致最高水平,一年之內或未來將持續下降,所以境外資本流入將有所減少。

我認為,除非中國錄得更為強勁的復甦及商品價格上漲,否則預計澳元將保持疲弱,澳洲房價將繼續下跌。

日本難擺脫通縮風險

日本方面,儘管經濟或將經歷自二戰結束以來最長的擴張階段,但日本政府仍然指出,貿易局勢未明、中國經濟放緩、英國脫歐及日圓驟升等風險。究竟,首相安倍晉三政府是否仍有支持經濟的政策工具?此外,日本真的存在通縮風險嗎?數據上亦顯示,2018年12月底消費價格指數為自2017年10月以來最低通脹率。

日本宏觀經濟政策制定者面臨重大挑戰,尤其是在勞動力不斷減少及人口老齡化的壓力下。儘管自環球金融危機以來,生產力溫和增長,但日本央行的主要政策舉措──自2013年4月安倍上任後不久開始實施的量化質化寬鬆政策(QQE),未能持續推動通脹恢復至2%的水平。

在我看來,這一貨幣政策的失敗是由於QQE的設計問題所致。日本央行並沒有從非銀行渠道購買債券以為經濟注入新的資金並刺激消費,而只是從銀行購買,這樣並不能創造新的資金,亦無法刺激國內消費。換言之,自2010年以來,貨幣供應(M2)的平均增長僅為3%,而要達到2%的通脹,日本的M2增長最少要為5%甚至是6%。並無跡象顯示日本央行會改變政策,因此有關日本通脹將恢復至2%目標水平的預期不甚合理。相反,我預計通脹將繼續保持在相當低的水平,且不時會出現通縮,尤其是在日圓走強時,但預計不會持續。

中國刺激措施作用有限

中國方面,自2019年初以來,中國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允許銀行發行永續債券,以加固資本,同時減稅。考慮到繼數十年的信貸高速增長過後,國家去槓桿的必要性,我相信北京方面透過傳統宏觀經濟舉措(例如加快貨幣及信貸增長、下調存款準備金率、減息、央行貸款、加大政府開支或放寬家庭消費的融資條件)加速經濟發展的空間不大。因該等舉措將進一步加大槓桿,並增加經濟風險。因此,預期2019年此類措施對經濟的刺激作用有限。

我認為,中國更好的方法是採用更多旨在提升經濟(尤其是大型國企)效率的微觀經濟舉措。然而,儘管政府已聲明將扶助私有行業,但在我看來,於此方面的舉措仍將相對有限。因此,我認為2019年政府不大可能有大規模刺激政策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