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19-03-13 05:00

曾德明: 亞洲高收益債回歸在即

放大圖片

近期中美貿易談判進展順利,加上内地越漸寬鬆的經濟政策方針,以及市場普遍預料美國2019年加息步伐將會放緩或者停步,促使資金重新流入包括高收益債券在内的風險資產。風險資產在2018年遭過度抛售,不過吸引的價格與估值卻為2019年建立反彈的基礎。

截至2019年3月2日,Markit iBoxx Asian USD High Yield Bond TR USD指數的總回報率已經達至5.42%,連續3個月的增長似乎表示亞洲高收益債券的反彈戲碼已經上演;而更為重要的是,該資產類別僅僅在3個月内就已經將2018年的失地收復。

價格吸引波動性較低

雖然亞洲高收益債券2019年表現强勁,不過該資產類別依然有不俗的增長空間。首先,亞洲高收益債券與美國高收益債券的收益差距依然處於歷史高位,相當接近10年平均值的兩個標準差,吸引的價格相信會促使更多投資者重新考慮亞洲高收益板塊,在獲取高收益的同時亦能夠分散區内投資風險。

亞洲高收益債券除了吸引的價格外,較少人提及的優點其實就是相比其他高收益債券市場,其波動性較低。從2014年至2019年亞洲高收益債券的平均利差,無論是升幅或跌幅,都較美國高收益債券平穩,不失為一個風險性價比良好的投資選擇。

與中國經濟息息相關

現時亞洲高收益債券的發行企業種類繁多,不過投資者亦需要注意,該資產類別的整體表現其實很大程度上視乎中國/香港的發展及市場走勢。因為,中國/香港企業發行人佔現時亞洲高收益債券約60%的市場,所以,亞洲高收益債券絕對和内地經濟發展息息相關。

中國經濟現正面臨下行壓力,相信對許多投資者來說已經不算是什麽「新聞」。過往幾年去槓桿化政策的影響,加上美元持續強勢及近期中美貿易爭端的衝擊,内地經濟在內外夾擊下表現相對疲弱。事實上中國 CPI、PPI及PMI等經濟指標自2018年中便已經一再滑落,而中國政府亦因此作出相對的政策調整,其中就包括多次把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下調,企圖釋放資金,為實體經濟注入活力。

近期召開的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更在其政府工作報告中,將2019年中國GDP年增率目標落在6.0%至6.5%之間。相比之下,2017年與2018年中國GDP目標增速均在6.5%上下,GDP目標增速明顯進一步下調。

一反之前的去槓桿政策,中國今年「穩定加槓桿」的政策明確,但加槓桿的目標今年將特別針對中小型民間企業,進一步緩解民間企業的融資難問題。報告指出,政府將擴大對中小型銀行定向降準力度,且釋放的資金將用於民營和小微企業貸款,並鼓勵增加製造業中長期貸款和信用貸款。
降準有利後市表現

此外,中國政府提出「適時運用存款準備金率、利率等數量與價格工具」,市場普遍認為,這是中國政府對貨幣政策「利率寬鬆」的重大宣示。

根據過往降準的經驗,亞洲高收益債券在降準後未來一年通常表現會有起色,而目前PPI指數年增長率已經降至28個月來的低位,令央行再出手降低存款準備率的機率上升,亦將會有助於亞洲高收益債券的未來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