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中國 | 2019-02-01 05:00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中國刺激經濟面對多重障礙

放大圖片

中國計劃的新經濟刺激政策正面臨四大障礙,當局在推行宏觀經濟政策方面受到制肘,面臨多重挑戰。

一)經常賬盈餘大幅減少

按美元計,中國的經常賬盈餘從2008年的高峰4200億美元,縮減至2018年首兩季淨盈餘僅為66億美元。這部分是因為多年來薪酬快速增長(按人民幣計),而2005年至2014年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升值35%,以及服務業(尤其是旅遊業)赤字穩步擴大,亦加劇情況。

這代表中國在制定宏觀經濟政策時,不能再忽視外部平衡。任何推動國內消費增長的措施將有機會令經常賬收支平衡惡化,導致持續赤字。中國不是要吸引資本流入以抵消經常賬赤字,就是要允許人民幣進一步貶值。在與美國進行貿易談判之際,此舉很可能令情況惡化。

二)重心轉向個人消費平衡經濟

各主要經濟活動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證明採取經濟再平衡政策是必要的。受中國發展策略影響,個人消費支出從1980年代早期佔國內生產總值的53%,縮減至2010年的35%低位。相反,投資支出的佔比則從不足30%,增加到2009年至2015年間的平均45%。相比之下,西方經濟的個人消費佔比一般為60%至70%,固定資本形成佔比則一般為15%至30%。另外,出口在2006年佔比曾升至36%,但在環球金融危機後已跌至20%,部分是由國內支出增長及出口的競爭壓力所致。

因此,以傳統方式增加支出的任何舉措(即擴大對國有企業的信貸或鼓勵基建支出),將違背中國欲擺脫依賴投資及出口,轉向消費再平衡經濟的希望。

三)去槓桿限制經濟復甦

經過十年的槓桿策略,尤其是在企業間,去槓桿已成為國家首要目標。總債務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從2008年第四季的93.1%,增加至2018年第二季的253.1%,其中增幅最大的是企業。

如果當局推行任何重大的經濟刺激措施,允許債務或信貸增長超過名義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將會與上述目標相矛盾,有機會招至新一輪基礎產業產能過剩。

四)提振樓市受限民間情緒

第四,自2008年經歷最少3個樓市周期後,在受惠房價飛漲與錯失良機的民眾間的不平等現象日益突顯之際,再次提振房地產市場非明智之舉。

要評估中國支出中期前景,最簡單的方法是研究廣義貨幣與名義支出的關係。展望未來,未來兩年的名義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將很可能由自2016年以來平均增長僅9.3%的M2主導。實際上,我們預期名義國內生產總值增長最多8%(下圖虛線的平均值),意味着實質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為約6%、通脹為1%及貨幣結餘增長(或流速減少)1%。

資料來源︰Thomson Reuters Datast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