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18-07-27 05:00

祈連活(John Greenwood): 短期衝擊 未破壞上行周期

放大圖片

市場近來備受各種不明因素困擾,如貿易緊張局勢加劇、美元走強、英國脫歐及歐羅區逐漸湧現的金融及政治問題。儘管這些問題可能於短期內對市場造成衝擊,但我認為,這些事件本身不足以破壞推動全球商業周期上行的基本因素。我亦預期美國加息(第一個展開貨幣政策正常化的主要經濟體)不會阻礙目前商業周期的上行趨勢。

擴張周期最少再維持兩年

美國加息通常分為兩類:一類是商業周期擴張中的中期修正(即正常化),另一類則是在周期末加息以抑制通脹上升。我認為美國現時加息屬於前者,與1994年至1995年、2004至2005年這兩個加息周期相若。重點是,美國加息旨在預防貨幣增長過盛及經濟過熱,令現時的商業周期擴張可延長數年。與此同時,歐羅區及日本等其他主要經濟體的通脹率,仍遠低於2%目標水平。因此,我認為並不存在政策突然收緊、動搖經濟的風險。

就整體先進經濟體而言,這代表全球商業周期將於未來最少兩年維持擴張,甚至是三四年,而不觸及傳統的通脹障礙。因此,股市及房地產市場的最終高峰期,可能在幾年後加息步伐完成後方會來臨。

美國今年經濟增長難達3%

國家方面,近期經濟數據走強,顯示美國第一季放緩純屬短暫。儘管許多分析師預期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去年底推行的減稅政策,將為來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作出巨大貢獻,但我認為該財政刺激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已被貨幣及信貸增長放緩抵消,這意味着儘管減稅可能某程度上「排擠」利率,但其增長及通脹影響亦會受限。因此,我預計美國2018年的實質GDP增長率為2.5%。

同時,歐盟亦面臨各種政治事件,令歐羅區經濟活動受壓。展望未來,我預期伴隨與美國的貿易糾紛、銀行系統問題持續、信貸增長維持低企,夏季的經濟活動或將進一步放緩,2018年歐羅區整體的實質GDP增長為2.1%。

英國方面,過去幾年,經濟重心轉向出口及出口相關投資,已減輕對消費的依賴。但這幾季,有關英國脫歐後貿易安排的不明朗因素促使企業推遲投資,令轉向出口的趨勢減弱。再者,實質工資疲弱,以及貨幣與貸款增長放緩,短期之內英國增長可能繼續低於美國及歐羅區,我預期2018年英國整體實質GDP增長為1.4%。

亞洲方面,日本繼續表現平平,反映出人口老化導致勞動力增長匱乏,以及內需長期不振。平均而言,通脹仍將遠低於日本央行的2%目標水平,伴隨名義GDP增長低企、工資增長不及平均水平、消費者開支表現令人失望。我預期日本2018年全年實質GDP增長為0.9%。

特朗普貿戰發展還未定案

中國方面,為償還多年來地方政府、企業及非銀行業金融機構囤積的大量債務而實施的去槓桿措施漸見成效,貨幣增長放緩則某程度上削弱內需。對外,雖然中國出口錄得溫和復甦,但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國許多最先進的行業加徵關稅,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亦開始顯現。

儘管現在就特朗普貿易戰的發展下定論仍言之尚早,但我認為很可能出現兩個情況:第一個是美中重啟談判,中國在美國11月中期大選前作出讓步;另一個則是中國全面反擊美國關稅,特朗普政府加大徵稅力度,貿易戰永無休止地持續下去,可能嚴重破壞全球貿易及中美關係。截至目前,我預計2018年中國官方實質GDP增長為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