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宏觀分析 | 2017-02-09 05:00

范卓雲: 特朗普對亞洲帶來挑戰與機遇

放大圖片

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月20日宣誓就職後迅速簽署多項行政命令,強力推行富強烈保護主義色彩的「美國優先」政策。特朗普在傳媒訪問中揚言會徵收「極高的邊境稅」,又簽署行政命令,使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並宣布與加拿大及墨西哥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條款,最近更簽署極具爭議性的穆斯林入境禁令,令市場關注貿易壁壘增加的風險因素大幅上升。儘管特朗普政府尚未公布具體的貿易限制措施,但美國與貿易夥伴的未來關係變得極不明朗,將打擊投資者對受影響市場的風險情緒。

在貿易保護主義的陰影籠罩之下,今年亞洲區的出口前景不容樂觀,除了特朗普矢言採取貿易保護政策以防止美國本土就業職位流失,環球需求增長亦依然疲不能興。滙豐經濟研究部預測亞洲區今年總體出口將比去年倒退3.3%,以出口為主導的亞洲經濟體如南韓、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香港和台灣,將於全球貿易逆境中面臨更嚴峻考驗。

中美爆貿易戰可能性不大

特朗普就任後白宮即發表聲明,警告將制裁「違反貿易協定並損害美國工人利益的國家」,但筆者預料特朗普政府將先行完成NAFTA談判,與加拿大及墨西哥重新議定貿易條款後,才會與亞洲主要貿易夥伴展開雙邊談判。中國及南韓同屬美國的6大進口國,因此中國及南韓將成為美國在亞洲貿易談判的焦點,有關貿易談判的消息預料會令人民幣及韓圜滙價持續受壓。儘管人民幣面臨挑戰,但中國有充足經濟實力及政策工具控制人民幣滙價有序地逐步貶值,同時人民幣滙率的定價機制在今年內有可能出現若干調整,以減低美元兌人民幣滙率所帶來的影響。我們預測,人民幣兌美元滙率在今年底將跌至7.20水平,韓圜兌美元滙率在年底也將回落至1210水平。

市場一直擔憂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將對中國經濟帶來衝擊,我們也預測中國今年出口將比2016年下跌8.5%,但出口回落對今年中國經濟表現的影響相當有限,基建投資增長和個人消費才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我們維持今年中國GDP增長6.5%的預測。筆者認為中美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不大,觀乎特朗普的商家背景和美國利益為先的策略考慮,相信他會通過貿易談判而不是打貿易戰來為美國爭取經濟利益,在北京努力穩定人民幣滙價的情況下,美國不大可能正式指控中國「操縱貨幣」,而且中國經濟正從世界工廠迅速轉型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中國是不少美國企業、服務出口和農產品的重要市場,中國所持的美國國債金額亦非常龐大,在未來的貿易談判中,北京將擁有很強的討價還價能力,相信中美兩國在經過激烈的貿易談判後,最終將可解決雙邊貿易糾紛。

美國退出TPP勢必影響其長期以來與亞洲夥伴建立的自由開放地區經濟關係,不少亞洲經濟體都是TPP成員,當中包括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汶萊、澳洲及紐西蘭,只有中國被排除在外。筆者預期美國退出TPP將削弱美國在亞洲的影響力,促使美國盟友更為依賴區域性組織以維護自身利益。亞洲目前擁有數以億計的中產階級,若美國築起貿易壁壘,將加速亞洲出口國開拓區內市場以減低對美國消費者的依賴。事實上,亞洲國家之間的貿易額佔區內貿易總額的比例,已從1990年的不到46%,上升至現在約六成。

美退出TPP可加快RCEP談判

美國走向本土保護主義,為中國帶來策略性機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月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上的演說表明,既然美國有意轉向本土主義政策,中國有志擔當領導全球化的角色,帶頭推動自由貿易及全球一體化。在特朗普任內,預料中國在亞洲地區以至環球貿易中的影響力將會進一步上升,中國作為亞洲區的最大貿易夥伴,將透過「一帶一路」成為區內基礎設施和製造業投資資金的重要來源,並在推動亞洲區內貿易關係及經濟合作中擔當更重要的角色。

而在美國退出TPP後,亞洲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的談判進展很可能會加快,RCEP談判可能在今年稍後時間達成首項泛亞洲自由貿易協定,減低美國退出TPP對亞洲貿易帶來的衝擊。RCEP包含中國、印度、日本、南韓、澳洲、紐西蘭及東盟10國,涵蓋全球約一半人口及全球國民生產總值近30%,預料RCEP將透過涵蓋貨品、服務及投資的自由貿易協定,連結世界三大消費市場的中國、印度及東盟,此舉可望為亞洲地區(尤其是東盟地區)的供應鏈帶來新的投資誘因。

中國印度印尼內需驅動看好

此外,特朗普推行穆斯林入境禁令,有可能令亞洲區的醫療旅遊業和教育服務業受惠。在東盟區內,印尼和馬來西亞均是穆斯林大國,是中東遊客的熱門目的地,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泰國也是中東消費者醫療旅遊的主要目的地,亞洲區的大學預料也將吸引更多穆斯林學生報讀。

面對貿易保護主義的挑戰,我們看淡依賴出口的南韓、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市場。筆者最看好區內最大3個經濟體中國、印度和印尼。在亞洲區內這3個國家經濟增長速度最快,而且都是以內需帶動增長,對出口的依賴低於亞洲或經合組織國家(OECD)的平均程度,因此對外貿和環球資金的依賴較低,受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政策的影響較小。我們在2017年看好中國、印度和印尼,因為這3個市場均積極推進結構性改革,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較強,改革政策支持這3個市場的估值,它們也具備經濟實力對應貿易壁壘的挑戰,其對環球政治風險的抵禦能力相對其他亞洲市場較高。

作者為滙豐私人銀行董事總經理兼投資策略亞洲區主管,負責為亞洲私人銀行客戶制訂區內各個資產類別的投資策略和主題。她每月為《信報》撰寫專欄評論,逢每月上旬刊出。

註:投資者應注意,新興市場、亞洲和中國股票的投資表現可能極其波動,並且可能因多種直接及間接因素的影響,導致相當波動。這些新興市場的特質可能導致投資者蒙受重大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