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20年12月12日

楊書健 理財方案 欲言不止

楊書健: 【欲言不止】風險管理 一切由航海家說起

 

年底發布年度展望,乃是投行和基金界的傳統習俗。但是過去兩年都因為及後所發生的事情,年度展望所提出的預測都沒有太大的意義。所以今年的預測之中,大家都「戴了頭盔」,出來的數字未必特別保守,但都會列明這些預測背後假設了一定的常態,假如再有突發事件,可以連續3年展望落空。

不過,合理地降低對展望的信任其實並非壞事。以前有云:「能知一日價,富貴千萬年。」就算再小的價差,假如能事前知道,當然可以大量入貨,風險管理也沒有意義。實際上,自從1990年代初起,一方面是全球一體化,一方面是電腦科技大躍進,無論是經濟或個人生活都大幅改善。就算是經濟數據一直不理想的已發展經濟體,三十年也沒有全民上網,一人一手機的生活。

亞洲的幾個大經濟體,過去幾十年更加同時經歷了工業化和資訊化,經濟大幅改善。因此過去投資者愈進取,整體投資成績愈理想。反而保守的投資者雖然沒有虧本,卻幾乎必定跑輸了大巿。久而久之,和投資者見面,談太多風險管理就變成了象牙塔式的理論。

每次貿易船出海風險極大

所以這兩年地緣政治、社會事件及肺炎疫情接踵而來,也許是個契機,重新審視風險管理。《與天為敵:人類戰勝風險的傳奇故事》討論了風險管理過程如何形成,而封面就是一艘在大海航行的木貿易船,就是因為航海家就是最初的風險管理者。

當時的遠洋貿易利潤雖然很高,但是每次貿易船出海,都有四分之一機會回不了家鄉。因此,航海家及他們後面的投資者在尋找利潤的同時,亦需建立有效的運作模式。現代金融非常熟識的觀念,部分就源於他們的風險管理。

例如,出海的成本非常昂貴,由貿易船的建造成本,到船員的工資和使費,到貿易所需的資金都不低。因此,如何集資才是船長出海的第一道難題。股份制公司,以投資額決定帶有決定權的股權,雛型就是這些遠洋貿易船。

貴族金主交託予專業管理人

大航海時代發生在工業革命之前,手握巨額資金的往往就是大大小小的貴族領主。他們或者有興趣賺錢,但卻沒有心力親自航海。因此他們就只能交出艦隊的管理權,相信船長能為他們賺錢。現代的專業管理人制度也就誔生了。

當然,若沒有制衡,就總有船長會變質成為騙子。於是靠航海的歐洲經濟體又發展了合約制度,乃至不談犯法,只論公平的民事訴訟模式,以保障出資的貴族們。海員不一定有家室,又不想將整份身家帶上船,就只好將身家化為金幣,記存在銀號裏。意大利的銀號,及後就演化成銀行業。

銀行保險等都是風險管理

後來又有一群人,專門在海港城巿的酒吧裏兜客,在貿易船出海前簽下合約。假如船隻不能回港,則會代船員將一筆錢滙給事前指定的受益人。這當然就是保險業的源頭了。

因此,銀行、保險、專業管理等幾個金融相關行業,源頭都或多或少來自航海風險。反而是當年的航海者,懂得正視風險,才會發展出這些配套,在尋找利潤之餘,管理好風險。到了現代,也許看到非傳統的因素影響愈來愈大,首先亦需承認風險所在,繼而找出應變方法。

 

(編者按:楊書健最新著作《息賺秘笈》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楊書健

安泓投資

投資總監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