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8年10月23日

王良享 宏觀分析 良言共享

王良享: 油價或見80美元

上周六,沙地阿拉伯正式承認《華盛頓郵報》記者、沙地異見份子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已於一場發生在土耳其沙地領事館內的打鬥中死亡,事後使館官員並試圖掩飾事件,因此沙地已將5名高官撤職及扣押起18名沙地涉案人士。

卡舒吉於10月2日失蹤,美國原油期貨價格於10月3日創下4年高位後卻輾轉回落。至上周五,油價已回跌10%至一個月低位的69.12美元,較卡舒吉失蹤前的75.23美元還低了8.8%。油價未有因地緣政治風險上升,反而下跌,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以寬容態度對待沙地政府𣎴無關係。當然,美國原油庫存連升3周亦是油價回跌的另一主要原因。美國能源部數據顯示,自9月28日的一周至10月12日的一周為止,美國石油庫存上升了2045萬桶。

沙地是美國大金主

特朗普雖然最後受共和黨內政治壓力而對沙地態度轉趨強硬,但為了有藉口不強硬制裁沙地,不惜誇大沙地可能購入美國軍火總值高達1100億美元的說法,強調肥水不流別人田,亦不想將沙地迫向死角而投向俄羅斯的懷抱。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組織一份報告,沙地是美國最大軍火買家,在2013年至2017年間,沙地購入總值90億美元的美國軍火,佔美國軍火總銷售額的18%。

特朗普對沙地是投鼠忌器,沙地除了是美國最大單一軍火買家以外,亦是美國矽谷中初創企業的巨大投資者。根據美國新聞網站Quartz指出,沙地單在Uber及Lyft的投資就分別高達113.21億美元及49.15億美元,其他投資企業包括Magic Leap、Lucid Motors及Virgin Galactic等,覆蓋範圍廣闊,是極願意燒錢的金主。

特朗普希望將此次「沙地使館記者失蹤」事件盡量淡化,大事化小,除了因為沙地是美國的多方面金主以外,亦因為美國針對伊朗的「石油禁運令」將於11月生效,特朗普希望沙地能夠增產以彌補伊朗原油從市場消失而產生的供應缺口。美國中期國會大選則將於11月6日舉行,現在民調指出民主黨在眾議院的領先優勢仍接近10個百分點,此時若油價大幅飆升,必定影響消費及投資信心,故此特朗普必須拉攏沙地,確保油價於大選前不再上升。

油價重要性勿小覷

2008年金融海嘯由美國次按危機引發,次按危機的成因除了是屋價不理性上升、銀行缺乏風險監控、美國於2004年至2006年的過度加息以外,油價上升亦是一個主要元兇。

美國聯儲局於2004年6月開始加息,至2006年6月停止,共17次,加幅為4.25厘,同期油價不跌反升,從每桶37美元上升至74美元,升幅達一倍。由2005年9月至2008年2月之間,美國零售汽油平均價格曾經6次上試每加侖3美元後回落,最後於2008年2月16日再衝穿3美元後如脫韁野馬般,上升至2008年7月的每加侖4.11美元。

超高的汽油價格令消費意欲減低,令投資意欲減低,亦令房價崩潰。2008年7月,美國消費物價指數升至17年半高位的5.6%,美國新屋動工(Housing Starts)從2006年1月高峰期的227.3萬間下跌至2008年7月的92.3萬間,跌幅達59%。接着,環球金融風暴就在2008年9月15日隨投行雷曼兄弟破產正式展開。由此可見,特朗普要保衞汽油價格在每加侖3美元以下的決心是毋容置疑,等於說11月前,美國原油期貨價格衝穿每桶75美元的機會非常低。

油價勢守60美元

既然特朗普及美國財長努欽都對沙地採取近乎放任態度以換取沙地增產,那麽油價會否一瀉如注,回到50美元?筆者說不。如果大家不是善忘,當記得 2016年特朗普當選後將白宮網頁徹底革新,首先來個六大任務(Issues),第一個就是「美國能源優先」,接着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為的是壯大美國能源企業的同時,亦將當時超低迷的油價托起。根據當時美國能源部估計,至2022年美國將會是能源淨出口國,沒有油企投資,何來美國能源出口,要油企投資,除了較早前重新准許出口外,當然是政府不成文地保證油價能站立於一個有利可圖水平。美國頁岩油現今開採成本在50美元以上,若要維持現金流盈利,油價可要高於60美元一桶。

美國沙地同一陣線

2016年2月,美國原油期貨價格下跌至每桶30美元,雖然在總統大選前回升至44美元,但仍比2014年高點的107美元低59%。當時大部分美國頁岩油及頁岩氣公司都大幅削減生產及停止投資,原因是開採成本每桶50美元已比售價高14%。更甚者是為數不少的中型油企的債券接近違約,在2015至2016年間就有接近100家頁岩油企業破產,高息債券市場泡沫爆破之說此起彼落。因此,托高油價、振興油企是當時首要任務。

當時的沙地阿拉伯能源部長法利赫(Khalid al-Falih)曾經在OPEC會議前到各美國主要對沖基金取經,學習托市方法。例如在市場上以期貨形式沽售實物石油等,可見沙地與美國在不同時點似乎有磨擦,但實際上是「命運共同體」。換言之,美國與沙地在長遠角度都有共同托起油價的必要。

決定油價的因素除了是供求、地緣政治風險以外,就是美元滙價。石油以美元計價,因此有反向關係,今年內美元升、油價升的現象背離此長期關係。筆者估計,由現在至美國中期大選,油價難再上,向下調整卻會停留在每桶65美元。大選後,若共和黨輸掉眾議院,美滙下跌,油價回升,可達80美元。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