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專家評論 | 2017-08-07 08:30

余錦雄: 2017「同屋共住」?

放大圖片

香港人最關心的是房屋問題。一份年初發布的「國際樓價負擔能力報告」表明,香港的住宅價格在全球406個大城市中最高,已連續7年成為冠軍,並且繼續惡化。另外,照顧基層的公共房屋亦嚴重不足,政府資料指出,截至2017年3月底,約有14.73萬宗一般公屋申請,以及約12.86萬宗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4.6年,當中長者一人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2.6年。因為要等侯多年才能「上樓」,沒能力負擔的家庭很多只能選擇租用小房間,這個亦是為什麼香港有劏房的出現。

有鑑於此,港府日前提出建議,資助社企租用唐樓單位,再分間成小單位租予基層有需要人士。計劃現正構思不同模式的「同屋共住」,包括類似現時劏房的做法,以分間模式間出不同獨立空間;另一種模式則類似「七十二家房客」模式,不同家庭同住一個地方,當中有自己房間,亦有共用的廚房及公共空間。

政府強調,計劃並非要取代公共房屋,而是希望於輪候期間改善市民居住環境。並且已開始聯絡有意出資的慈善機構,以及持有空置唐樓的中小型發展商,期望推出首階段計劃時,有「一百幾十間未劏單位」可用作分租。

政府宣傳整個建議有不少好處,例如由非政府機構運作,應該可以免除中間剝削;其次是面積及安全衞生都會較劏房好,還有就是可以增加額外的居室供應。不過,這些好處似乎都是理論性的,居民面對的實在問題非常複雜。「同屋共住」與共享辦公室,共享渡假屋,共享晚餐等有一個很大的區別,居住是長期性的,一家人或是一個人對居住的考慮,私隱度是一個極重要的要求。共用廚房(甚至廁所)會有私隱、衞生、各類清潔及時間配合的問題,實在令人擔憂。其實,劏房供應的出現就是因為市場有私隱居室的需求。

財務考慮亦是一個需要注意的地方,把一個數十年的舊唐樓改建為「同屋共住」的多個居室,要符合現時建築法例,成本不輕,不管是以「成本價」或「市場價」定價,負擔能力成疑。如果由政府津貼,又可能產生一個新津貼房間的類別,配套政策如福利和審查等必須全盤考慮。

目前估計有超過20萬人住在劏房,但政府提出的數字只是初期數百單位,況且唐樓並適合改建的單位數量不多,不管怎樣,總數能提供的幫助根本就是杯水車薪,要搞一個這樣子的「同屋共住」計劃總體需要耗用的資源不小,如果省卻下來提供更適合的福利政策相信對香港會更好。

余錦雄
香港測量師學會前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