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建築與設計 | 2017-04-28 15:30

何周禮: 以創新設計推動社區服務

放大圖片

近年,在香港社會上有不少聲音提倡推行「福利主義」,而「福利主義」一詞源於十九世紀的德國。當時「福利主義」政治理念在部分西方國家盛行,政府的政策就是以福利為主,政府透過徵收高稅款,平衡市場機制,為人民提供完善生活保障的理念。福利主義基於人人平等的信念,認為社會有責任支援弱勢社群。

因此,「福利主義」在推行初期受到人民極力推崇,在不平等的僱傭當中增加了調和性,使社會階層的緊張關係得到了極大緩衝,從而穩定了西方世界的經濟和政治體制。

通過這些福利,福利主義國家已經影響了他們公民的消費和休閒的習慣。「福利主義」的原意是偉大及美好的,但由於人民的錯誤思想和行為,把原本美好的理念破壞,變成「大懶蟲」的溫床。

從外國經驗說明,若推行福利主義,社會必須付出代價,而經濟亦難免受一定打擊及影響,高福利的前提是徵收重稅,這必然是許多大商家極度反對的課題。

反觀我們身處的香港,目前並非推行西方國家的「福利主義」,但香港的社會福利並不示弱。每年香港市民都需要交稅,而政府通過稅收得到的金錢都會用於社會福利、社會工程和公共服務,其中包括提供9年免費教育、公共醫療福利、綜援福利、殘疾金、老人生果金、房屋及教育津貼,甚至幫助慈善團體及非政府組織(NGO)等。

大多數NGO為非牟利組織,不屬於任何政府或任何國家所建立,而基金部分捐款源於私人募捐。NGO服務對象種類繁多,而大部分通常為幼兒、青少年及老人。

近日在香港審計署的報道中,更發現許多NGO把政府撥款胡亂使用,完全違反了最初申請使用的用途,部分NGO甚至把政府的福利理念扭曲,把政府「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原意本末倒置,造成社會資源浪費及錯配。

香港特區政府雖然並非開宗明義地推行「福利主義」社會,但透過《財政預算案》或社會福利署推出許多紓解民困及民生的措施,直接撥款予非牟利組織,從而改善一些社區設施設備,在設施的水平或服務,希望逐步達到國際水平。其中受惠機構包括有推行青年服務的機構、負責社區安老服務的機構,甚至帶動了幼稚園教育設施的機構。這些NGO除了單一地接受慈善機構捐助或善長人翁個人捐助外,目前可以把基礎設施透過政府直接資助,希望從小做起,從每個社區做起,直至大同。

無奈許多非牟利組織的申請,似乎都千篇一律地務求以程序及行政層面上達到目標,只為取得資助款項為目標,但在改善及現代化設施上毫無頭緒,更極度欠缺前瞻性及銳利的眼光,以「設計」去提升服務質素。

簡單來說,就是只求款項,不求以遠大目光透過「設計」以前瞻性手法去現代化設施及其服務,以軟件及硬件互相配合達到未來10年的需要。

其實,申請撥款的非牟利組織,應有長遠目光,推動以「創新設計」配合未來社區服務上的需要。非牟利組織更要明白社會今天已進入一個「超科技的世界」,每秒都在變化及前進,這才是智者的做法。否則,政府對非牟利組織的資助只會淪為基礎翻新工程,並不能做到推動更佳更優質的社區服務,配合未來發展。

事實上,許多非牟利組織都欠缺一位具前瞻性及具長遠目光的領導者,並未能吸收外國的經驗如北歐般,利用「創新設計」推動社區服務工作。

相反,許多非牟利組織的領導者卻極度保守,採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及「穩陣」的態度去使用撥款;當然,要得到政府撥款,非牟利組織必須經過非常嚴謹的申請撥款程序及監察過程,好令撥款衡工量值,用得其所,但無奈許多這些程序上的細節及要求卻非常「僵化」,非常落後。

舉例,一些社區老人中心為符合程序上需要,竟然會按現時中心現有的所有設施,盲目地翻新一次,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沒有半點重新考慮如何以新思維服務長者,更談不上有任何創新的構想。

再者,由於一些青年中心仍然盲目地設置一些極度「僵化」、落後及過時的設施如跳舞室、Band Room、聊天室、活動空間等作為招徠,以為可以吸引到青年人。試問當下崇尚電子遊戲,網上世界的青年人還喜歡困在這樣的公共室內空間嗎?以致一些幼稚園的設計,管理者毫無教學理念,只管如何操控幾歲的小朋友去服從守規矩,盲目地接受所有既定安排,試問這種教育思想,怎可配以硬件設計促使小朋友未來的身心發展達到具創新、創意及破格(Think Out of The Box)的思維嗎?

基於以上種種客觀個案及因素,「福利主義」「建築設計」其實存在一種非直接關係,假如政府撥款落在社福機構手上,不能將撥款以「設計」發揮力量是非常可惜,甚至可以說是浪費資源。許多非牟利組織的領導者對「設計」這個工具的理解是非常膚淺,甚至抱着非常錯誤的觀念。其中最錯的觀念是認為「設計」就是奢侈品,就是令人覺得「離地」,離開群眾,甚至許多社區老人中心及青年中心設施都認為與「設計」並不掛鈎,「設計」不是基礎,「設計」只是為富強服務!

環顧北歐例如斯德哥爾摩的老人設施是世界知名的,而老人家的開心指數亦是非常高企,老人可透過生活中的點滴去感受設計為他們帶來的方便及喜悅。其中馳名的家庭用品,小至一個紙巾盒、一隻湯匙、一隻咖啡杯等都能將生活品味及樂趣帶出來。因此許多人說北歐人民喜歡留在家中,大概就是這個原因。

北歐老人中心的設計亦如是,一個淋浴間、一個起居室都能令老人家感受到優質「設計」元素外,亦可令他們感覺到更年輕更有活力,所以好的設計能為他們添上不少色彩。

然而,「設計」絕對不是為富貴服務,許多幼稚園設計、青年中心設計及長者中心設計,都是以新思維及創新思維為老中青服務,創意地帶出人生的精彩。

何周禮
何周禮建築設計事務所創辦人及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