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4月8日 推介文章

人生不設限 吳懷世逐音樂而居

當許多港人為百呎「劏房」畫地為牢,為高薪厚職而作繭自縛時,港產指揮家吳懷世(Wilson)卻不自我設限,十多年來過着猶如音樂浪人的生活。「Where music goes,便去邊度!」他從不「安分守己」,小時候荒廢學業玩音樂,當吹長笛嶄露頭角時,卻轉去自學指揮,在缺乏資助下自創馬勒樂團,30歲才擁有人生第一份工。他不單衝破地域疆界、人生界限,也打破古典音樂框框,試驗聽眾與演奏者打成一片的「無邊界音樂家」表演,在佛堂演奏西方音樂⋯⋯。

撰文:鄧傳鏘 本刊總編輯、 張婷婷 本刊特約記者

差不多三十歲,Wilson才擁有首份正式工作──亞洲歷史最悠久的首爾愛樂樂團(Seoul Philharmonic Orchestra)副指揮(Associate Conductor),這是首位港人擔任這一職位。3月搬到樂團提供的居所。「咁大個仔都未住過咁大間屋,600幾呎一個人住,還是複式兩層。我同他們講不需要這麼大,因為很難清潔。」他的直率令人莞爾,全因心思都放在音樂之上。

數年前Wilson還在學長笛時,偏愛悲情作品,在YouTube搜尋柴可夫斯基第六交響曲《悲愴》和馬勒第九交響曲的影片,網上擁有最高觀看次數的影片,竟然都是來自亞洲樂團的演繹。「我發夢都估不到,可以同這隊這麼高水準的樂團合作!」

問到如何合作?Wilson的回應顯得老成得體,「他們對我好似family member一樣,無當我外人。他們好專業,只要大家都為音樂,就一拍即合。」

見工時,首爾愛樂容許Wilson選擇全職或兼職,結果他選擇了全職,因為想投放多一些時間,不想「hea做」。3月1日首次指揮首爾愛樂,他就絞盡腦汁搞新意。100年前(1919年)的3月1日,朝鮮爆發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三一運動」「這是一個好有身份認同的音樂會,他們放心交給我,對我這個外國人是一個挑戰!」

革命日首次指揮首爾愛樂

他在音樂會中加入許多新意念,揀選了貝多芬第三交響曲《英雄》,「這個三一革命是由一個人開始,所有人去響應,為首那個人物就是民族英雄,所以我揀這首曲。」由於演奏場地是現代歷史博物館內一個劇院,而非一般的演奏廳,於是他引入在香港多次嘗試的Musicians Without Borders(無邊界音樂家)模式,讓觀眾坐在樂團成員周圍近距離欣賞。他還與視像藝術設計師合作,加入很多投影視覺效果。

歷史悠久的古典樂團竟然肯接受這些破格的做法?「我好surprise,他們不單接受,還很尊重我的意見,所有設計都交給我。」

人生就在一個喼內!

Wilson強調「我會做好呢份工!」之餘,並沒有扼殺其他可能性。未來已安排了20多場在不同地方與不同樂團合作的音樂會。踏入2019年,他先到德國法蘭克福出席新年音樂會,月底回到香港在法定古蹟東蓮覺苑辦了兩日《嶠炎慈雲》音樂會。其後飛往俄羅斯指揮當地樂團。2月底再到香港,出席藝穗會名為《Musicians hate Conductors》的講座。今年5月,內地將舉辦中國三大音樂節之一的「北京現代音樂節」,他獲邀在開幕演出時指揮中國國家交響樂團。

「空中飛人」彷彿是成名指揮家的宿命!他自豪地說:「越出名、越成功便越有得飛,因此飛得越多越開心!」那豈不是與家人相聚的時間都沒有?「揀這條路之前已經知道,我enjoy這種生活,enjoy住酒店多過住屋企。」他相信,自己永遠都不會在一處地方停下來。

很多人喜歡布置家居,Wilson對這些毫無興趣,最不想收到的禮物就是家居裝飾品,因為他四海為家,逐音樂而居。「我的目標是limit自己的人生在一個喼內,拎起就行得!Where music goes,我便去邊度!」熟悉他的人或許會留意到,他來來去去都是那幾件衣服。Wilson笑稱,就算不做指揮家,亦喜歡過輕裝上路的生活,追求「人生冇太多burden!」

自小已不想困守香港,心懷更廣闊的音樂世界。Wilson自言青少年時期並不快樂,覺得很壓抑,到拔萃男書院讀了一年中四,還未考DSE,十六歲便選擇離港,到法國巴黎音樂學院就讀,其後再到瑞士洛桑音樂學院學習長笛演奏。

憑語言天分,很快便掌握地道法語,但法國人民族性很強,初時很難結識朋友,需要在性格上作出很大的轉變。「16歲一個人出來,最大的挑戰是學習生活,而非音樂!」4年後,他以第一名畢業,自始異國生活難不到自己,反而開始享受這種「逐音樂而居」的行李箱人生!

回顧Wilson的音樂之路,其實源於一個美麗的誤會,當年無意中聽到Kenny G吹薩克斯風,即刻被那樂韻吸引住。當下問爸爸那是什麼,不懂音樂的爸爸隨口說那是長笛。於是11歲時,他得到人生第一支長笛,音樂成了不愉快人生的救贖。「我童年住上水,父親曾破產,父母離異,瞓梳化大⋯⋯當時已知道音樂這件事,我可以做到死為止!」

與一般家長為求證書,逼子女學習樂器截然不同,Wilson的母親卻逼兒子不要沉迷音樂,將玩音樂定義為逃避讀書、逃避現實。「她經常阻止我練笛,甚至會很粗暴地撕爛我的樂譜。」

——節錄自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