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9年4月2日 推介文章

「明星學霸」抄襲論文

撰文:黃有光 國際著名經濟學家

筆者在南洋理工大學,除了經濟系安排的課程,還替一些主要是中國大陸政府官員與工商界中上層職員就讀的,以華語為教學媒介語的碩士課程上課。由於學生中曾經有市長或副市長,該班曾經被稱為「市長班」。除了上課與考試,我也讓學生寫一篇短文作為作業。雖然多次警告學生不可以抄襲,但還是發現約有五分之一的學生有不可接受的抄襲程度,包括一些整篇完全一字不漏的剽竊。

關於翟天臨在讀博的四年期間「至少主演了11部戲、參演了7部戲,做了24個代言、錄了17個綜藝」,「哪有時間搞學術研究?」,筆者認為這不是問題。不能排除有些人可以用很少時間,寫出有份量的論文。還有,關於翟天臨「不知什麼是知網」(編按:「知網」是中國最大的學術文獻資料庫,是許多內地本科生與研究生,寫論文不可或缺的文獻檢索查詢工具。),也不是問題。現代知識很多,不同人的知識,在覆蓋範圍上,可能有很大的差異。

翟天臨的主要問題是「整段整段地抄襲」他人的文章,這是不可容忍的。

現在在網上能夠容易地檢查抄襲的問題。筆者沒有用這些軟件或檢查網頁,僅用普通的百度或谷歌來檢查,就能夠輕易查出學生的抄襲。因此,除了各有關當局的零容忍態度,主要是提高人們的道德水平。多年前,筆者已經有討論過道德低下的問題與對策,由於上述抄襲的事件,可以重新提出筆者以前的一些議論(下文部分修改與補充自拙作《快樂之道》一書的第12章)。

一、道德問題並非華人或中華文化的問題。筆者在馬來西亞(當時是馬來亞)出生長大,受當地的華文教育。本科就讀於新加坡的南洋大學(以華語為教學媒介語)。於1967年到澳洲讀完博士學位後,長期居住在澳洲,2013年初回來新加坡工作。然而,四十多年來,約有12年的時間在澳洲以外的地方居住(訪問/講學、開會、旅遊等),包括兩年在中國大陸,兩年在港澳,兩年在台灣,兩年在新加坡(不算2013年後的),兩年在美國,兩年在英國與歐洲。比較之下,對於各地人們的道德水平、友善、願意幫助他人的程度等,筆者有相當的了解,並認為台灣顯然位居榜首。在各個不同地區的華人社會,台灣也是維護傳統中華文化最成功的地區。因此,中國大陸的道德水平問題,應該不是傳統中華文化的問題。

在2012年離開澳洲期間,筆者的房子曾經出租至少十多二十次。其中對房子照顧得最好的兩三次都是從台灣來的租客;照顧得最差,好像是從來沒有洗過廁所的那次,租客是從中國大陸來的。筆者在幾十年的教學工作中,也親自經歷比例很高(當然不是全部)的來自中國大陸的研究員的很不道德的行為(詳見上述一書)。

二、道德水平低下非改革開放造成。改革開放後,人人向錢看,多少有過分重視金錢的效果。然而,筆者認為這並不是造成大陸道德水平低下的主要原因。其實,在改革開放前,人們的道德已經有問題。不過,那時候金錢沒有什麼用處,所以人們比較少表現在貪污之類的不道德行為。改革開放或市場經濟,只是使人們把自利的對象,部分從權力轉向金錢。

我們也可以想看,歐美與台灣等地區,也是實行市場經濟的,但他們的道德問題,為何沒有中國大陸的這麼嚴重?因此,必須從中國大陸的特殊經歷來找答案。筆者認為,造成人們道德水平低下的原因,主要包括兩項。第一是改革開放前的幾次重大政治運動(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第二是獨生子女政策。

政治運動破壞真誠

反右使人們不敢講真話,大躍進使人們講假話,文化大革命使人們人性扭曲。道德的最基本最重要要件是真誠。真誠是絕大多數人在絕大多數情形都能做到的。

道德的最高水平是大公無私。大公無私是沒有任何人能夠在所有情形都能夠做到的。要求人人大公無私,是要求人們達到不可能達到的水平,結果迫使人們弄虛作假,把真誠都破壞了。連最基本的東西都破壞了,像把房子的地基與棟樑打掉,房子當然要倒塌。

文革又使人們拋棄傳統,親人互鬥,天良喪失。幾次大運動的失敗,使人們對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失去信心。舊傳統、舊道德丟了,而新道德建立不起來,當然造成道德水平低下。

幾十年來,在獨生子女政策下,絕大多數年輕人都是獨生子女,從小開始,小皇帝做慣了,沒有學會如何與人相處。很多人一切從自己出發,很少考慮到他人。父母親又是經過文革摧殘的一代,改革開放後,一切向錢看,強調狹隘的自身功利,對子女的教育也沒有足夠重視對道德的培養。自己多次被騙,對真誠的重要性的強調大為減少,當然也嚴重影響下一代。

另外一項影響人們道德水平的原因是,招生與考試制度使家長與學生都太重視考試成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教育在於應付考試,自然忽視其他方面的教育。

——節錄自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