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4-05-18 00:00

異人獨白 沈一一

偶遇寄居女孩

那是個仍未推出「八達通」的年代,要搭地鐵,須購買單程車票或是儲值車票;而我,由於工作需要,總是常備一張200元的儲值車票。 1988年底,從報章招聘小廣告的大海中撈起一份「電腦植字員」工作;面試時,才知公司原是《明報》,月薪2000元,入職時,正是植字部剛由鉛字粒轉為電腦化。 電腦植字房內約有20人,大部分同事都是運用「數碼輸入法」;所謂「數碼」,絕非digital,準確一點,應叫「數字輸入法」,就是以鍵盤右方的數字鍵代表中文筆畫,按出一組字,從中再選出一個字。那真是麻煩的輸入法。 某天,女同事桂姐忽然邀約我與幾個同事到她家裏吃晚飯:「不是我生日,也沒特別事情,純粹約同幾個投契的,到我家聚一聚 ...

(節錄)全文共81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