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4-05-21 00:00

忽然文化 占飛

評論中國思想

放大圖片
陳寅恪對西方文化的了解,在晚清及民國學人中,可謂表表者。可是,別人說他學貫中西,他不單不承認,還深惡痛絕。 西學博大精深,遠在中國學問之上;要學貫中西,根本不可能。因此,陳寅恪從沒著作談論或引用西學。 若希望知道陳寅恪對中國思想的批評,必須讀《吳宓日記》。吳宓與陳寅恪相識於1919年,迅即成為好友。吳宓在日記中寫道:「陳君學問淵博,識力精到,遠非儕輩。」當年陳寅恪未到30歲,正是書生意氣的年紀,其評論難免少年輕狂,卻絕非毫無道理。以下摘錄一些: 「中國之哲學、美術,遠不如希臘,不特科學為遜泰西也……老、莊思想高尚,然比之西國之哲學士,則淺陋之至……佛教於性理之學Metaphysics獨有深造, ...

(節錄)全文共7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