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4-05-06 00:00

麗都美識 陳頌紅

無飯不歡日本人

以前是「飯桶」。發育時期吃三碗飯屬「小兒科」,即使到了三四十歲,晚餐不吃兩大碗盛得像山高的飯,半夜會餓醒。最怕去酒樓,那碗白飯,三兩口便扒光,若有不熟的人同桌,又不好意思加點又加點,唯有回家煮出前一丁。 更美味的菜,必須有兩碗香噴噴白飯搭配才夠圓滿。單獨吃咕嚕肉、鹹蛋蒸肉餅、麻婆豆腐、滑蛋叉燒,能吃多少?後來,眼見爸爸受糖尿病之苦,有了戒心,刻意減少吃飯份量。並聽從中醫建議,真想吃飯,盡量留在午餐吃。如此這般,每天飯量減一些,飯癮愈來愈小,真的可以只吃菜和肉,不配飯。 可能東方人體質還是需要粥粉麵飯。一年半載之後,常覺四肢無力,於是跟白飯重拾舊歡。不過,盡量遵守一個規則,就是讓飯稍稍放涼才吃, ...

(節錄)全文共65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