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4-04-09 00:00

忽然文化 占飛

哲學語文

放大圖片
哲學家貶抑漢字,以黑格爾為最,他指拼音文字是「精神」的文字,是「時代精神」的「精神」。他又寫道:「象形文字、語言,只有像中國那樣『精神』文化處於停滯狀態的民族才適合。拼音文字、語言則自在自為地(in and for itself)更符合理性要求。」換句話說,黑格爾認為:漢字並非合適的「哲學語文」。瞎子摸象,還總算摸到象的某部分;黑格爾不懂漢字和漢語,僅是個沒摸過象卻斷言象的哲學家。 笛卡兒的想法剛剛相反。他曾想像:「若出版一本涉及所有語言的大詞典,並給每個詞確定一個對應於意義而並非對應於音節的符號,比如用同一個符號表示aimer和amare(占飛按:如中文的「愛」字),那麼,有這本詞典並懂得文 ...

(節錄)全文共70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