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24-02-15 00:00

非一般翔 翔名生

末日一鑊熟

棟篤笑,像一班朋友聚會,突然其中一位朋友走上台,與你互動。記住,是互動。 沒有互動,單純想笑,不如去看馬戲,等小丑出場。 既然是這種互動,自然講得口沒遮攔,題材敏感,粗口像子彈橫飛,看的人和台上的人一樣亢奮,撕心裂肺;與其他表演不一樣,彼此平等,觀眾的掌聲、噓聲、笑聲,就是參與。 這些年代,人類進化得快,快得荒唐,每天習以為常的事情,也許需要有這種發聲,讓大家可以覺醒。 Ricky Gervais在這部打破禁忌的棟篤笑特輯《末日一鑊熟》中談論人類滅絕,大肆發表對政治正確和過度敏感爭議的看法。把世間的荒唐、黑暗和醜陋,弄個哄堂大笑;笑笑便過去,明天再算。幽默,是天生的。 我們不斷美化自己的文明, ...

(節錄)全文共65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