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4-02-13 05:00

Johanna Kyrklund

採靈活策略 擁抱嶄新機遇

放大圖片

金融市場在經歷2023年底的強勁回升後,各類資產目前的估值似乎正處於略高水平。我們仍然維持美國經濟將實現軟着陸的基線預測,但這種情況已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到股市的水平和信貸息差,而減息幅度的預期在債券市場之上。

要迎來嶄新投資機遇,市場格局免不了「洗牌」,而挑戰自然是瞬息萬變的市場形勢。2024年將有40個市場舉行大選,除了地緣政治環境緊張,各國央行亦正處於「實現經濟着陸」階段。上述種種情況經常會為市場帶來波動。

如玩啤牌遊戲要洞察先機

鑑於現金利率開始下降,我們對投資者的忠告是,在維持投資之餘,亦應採取靈活策略,以駕馭不同市況,並把握適時出現的入市機會。情況就如啤牌遊戲那樣,當下一張牌到手,局勢可能已截然不同。

在2023年第四季,投資者憂慮美國聯儲局進一步加息,但我們堅定地認為,利率已到達見頂橫行的階段。在投資者急於消化聯儲局轉向預期的情況下,3個月對於債券市場而言,已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談儲局大幅減息為時過早

鑑於美國當地就業率處於較高水平,我們預料聯儲局並不會大幅減息。儘管通脹持續朝着正確的方向發展,且工資增長已見頂,但現時談論聯儲局將大幅減息似乎仍為時過早。因此,已沽出組合中的長債,並看好令孳息率曲線變斜的資產,從而把握利率下調帶來的獲利機會。

考慮到聯儲局對選擇強調通脹降溫而非就業狀況緊張的可能性,我們認為美國即將陷入經濟衰退的風險仍然較低。因此,我們認為在債券與股票之間,這種情況對後者是較為有利的。

更廣泛而言,在「3D重置」的背景下,投資者必須接下來認真思考後續的政策走向。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各個經濟體系所面臨的不同狀況,以及各決策者手上的「牌面」影響。這種經濟分化有望帶來以下投資機會。

經濟分化帶來多方面機會

首先,不少新興市場國家採取的政策較為正統,這使當地債券市場處於良好狀況,而且具備進一步減息的空間。因此,我們看好新興市場本地貨幣債券。

其次,中國在應對房地產市場的同時面臨着通縮壓力。儘管出口周期具有一定的上行潛力,考慮到其經濟規模及西方保護主義抬頭,中國不能依賴重商主義。

第三,為擺脫長期通縮困擾,日本仍在實施刺激經濟政策,但其政府債務水平高企,或會對緊縮政策造成阻礙。

第四,由於人口老化及能源成本高於其他地區,歐洲經濟增長面臨挑戰。然而,當中的政治體系相對穩定,加上採取的財政政策較為保守,對歐洲債券有利。

最後,由於美元享有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美國能夠實施更多的經濟刺激政策。美國前總統列根(Ronald Reagan)曾言:「我不擔心赤字,它已經到了大而不倒的地步。」但如果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後大肆揮霍財政,則可能會讓投資者的耐心完全消失。

由於受人類行為的影響,經濟學更像一門藝術,而不是科學。世界各國仍在應對新冠疫情的衝擊餘波,同時科技變革帶來的影響勢不可擋。施羅德投資的3D主題(即人口結構、去全球化及脫碳)亦影響經濟增長與通脹之間的關係。

綜合上述所有因素的影響,多年來的經濟共識正受到挑戰。過去十年,依靠投資「分析圖」行事的效果一直不錯,但到了現在,我們需要抵擋以這種方式行事的依賴性。我們反而更應將關注焦點,放在目前出現的經濟分化,以及隨之而來的嶄新投資機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