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基金 | 2024-01-19 05:00

趙耀庭

汲取去年經驗 今年市場或更波動

放大圖片

1月份是預測2024年全球市場走向的好時機。然而,我們首先要做的是總結過去一年的經驗,去年有關市場、經濟及央行的經驗教訓還不少。

官員對激進加息相當警惕

全球政策制定者都對之前激進加息可能對經濟造成的損害相當警惕。他們一直在積極化解潛在的事故,正如我們在2023年3月地區性銀行業危機,以及2022年9月英國金邊債券危機中看到的一樣。展望未來,這應可令投資者稍感安慰。我樂觀地認為,政策制定者深知貨幣政策長期而多變的滯後性,因此將保持警惕,對許多央行以往大幅收緊政策所引發的任何問題,作出迅速回應。

另外,我們要關注數據告訴我們聯儲局會怎樣做,正如我於最近數月一直所說,儘管通脹放緩持續取得重大進展,許多央行官員對外仍保持鷹派立場。因此,儘管最新點陣圖預示聯儲局或於2024年減息75點子,但我相信聯儲局將減息100至150點子(當然最終要取決於數據)。

聯儲局減息或達100點子

貨幣政策已對市場造成重大影響。去年,利率至關重要。鑑於許多西方已發展經濟體經歷了激進的緊縮周期,目前市場對利率相當敏感。2023年最後數月長期利率的下降,已嚴重影響從股票到黃金再到固定收益的多個資產類別。

去年,我曾預期伴隨疫情過後的重新開放,中國經濟會錄得強勁反彈,但我並未想到有關刺激政策充裕性的憂慮,會導致企業及消費者情緒低迷。不過,這亦說明倘若未來企業及消費者對政策變得更加滿意,市場情緒將迅速回暖,我預期事實亦將如此。

2024年初數日較以往更具挑戰性。這是因有關聯儲局年內減息幅度的焦慮及困惑所致。聯儲局稍顯鷹派的措詞及近期的部分數據,更加劇了相關情緒。

不過,達拉斯聯儲銀行總裁洛根(Lorie Logan)於近日的演講中解釋道:「限制性的金融條件在促使供需保持一致及保持通脹預期良好穩定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倘若不保持充分限制性的金融條件,就無法維持價格穩定。」這解釋了聯儲局保持鷹派立場的原因。

儘管我認為部分憂慮及波動將會持續,但我相信未來數月的數據將更加明確,聯儲局會於今年大幅減息,這應可利好股票及固定收益。換言之,儘管市場可能更加波動,但我認為2024年上半年基本會延續2023年最後數月的走勢。

鷹派持續防金融環境過鬆

我預期最少有一個選舉會出現意外結果。但據以往所見,選舉對市場長遠而言並不重要,所以我認為這不值得憂心。另外,年初聯儲局的措詞或更趨鷹派。聯儲局將據此預防金融環境過於寬鬆。不過,這可能推動孳息率上升及股票以及其他資產下跌,因此我們要注意市場波動或將加劇。

市場表現將不再像2023年一樣,僅由小部分股票推動。我最看好小型股,以及新興市場股票及新興市場債券。

2024年初「錯失恐懼症」將會加劇,從而推動持有大量現金的投資者進入股市和固定收益策略。我預期,隨着投資者調整並增持關注度較低的領域,多元化將有所增強。下半年股市環境可能更趨溫和,隨着市場擔心及看跌2025年走勢,部分股票或「回吐」年初的升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