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環球時事 | 2023-01-25 14:00

Project-Syndicate 哈斯(Jörg Haas)

綠色氫氣作為未來的燃料

放大圖片

綠色氫氣是當下的熱門。去年11月在埃及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7)期間,德國總理肖爾茨宣布,德國將投資超過40億歐羅用於開發有關市場。在美國,總統拜登政府已將「清潔」氫氣作為其《降低通脹法案》的核心內容,為可再生能源提供補貼。中國也是如此,它在電解方面的投資,讓一些觀察家擔心它將主宰市場,一如光伏面板。甚至像澳洲礦業巨頭Fortescue這樣的公司,也在押注綠色氫氣將成為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

當一項技術被誇大到如此程度時,許多環境活動家往往會變得緊張。「清潔氫氣」是否只是為所謂的「藍色」和「粉色」氫氣(分別由天然氣和核能產生)洗綠(greenwash)的一種方式?這是否只是試圖製造一種神奇的技術解決方案,在世界中產和上層階級應該縮減能源和資源消耗的時候,為太空旅遊和高超音速飛行等荒謬的過度行為辯護?或者,這是否是榨取主義的下一個階段,打着應對氣候變化的幌子,侵佔低收入人群的土地和水?

對所有這些問題,簡短的回答是肯定的。但這既不是無可避免,也不是故事的全部。是的,如果我們沒有做好,綠色氫氣的夢想很可能發展成為一場噩夢。儘管如此,它仍然是全球經濟從破壞氣候的化石燃料,向基於100%可再生能源的可持續模式過渡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基石。也許很難接受這種模糊性,但避免氣候災難的迫切需要,要求我們不能不接受。

鑑於氫氣的諸多潛在應用,一些知名專家估計,到本世紀中葉,它可以為全球20%至30%的能源消耗提供動力。但這並不一定使它成為最高效的選擇。例如,電動電池為汽車和卡車提供動力,每公里所需的可再生千瓦時,遠遠少於氫燃料電池或電子燃料。同樣,使用熱泵較用氫氣鍋爐替換燃氣鍋爐更加高效。氮肥的有機替代品也應該得到更多的考慮。

但是,有幾個關鍵行業幾乎沒有經濟上可行的綠色氫氣及其衍生物的零碳替代品,包括長途航運和航空、化學品和煉鋼等。儘管有炒作,但許多行業顯然需要大量的清潔氫氣來實現2050年淨零排放。為了說明這一挑戰的規模,彭博新能源金融創辦人利布里希(Michael Liebreich)最近估計,僅取代今天由化石燃料生產的「骯髒」氫氣,便需要當前世界風能和太陽能產能的143%。

全球南方的幾個國家擁有世界級太陽能和風能潛力,能夠以非常低的成本生產綠色氫氣。一些國家,如納米比亞,已經圍繞這一競爭優勢制定了工業發展戰略。但是,綠色氫氣及其衍生物的國際貿易,如何能夠成為一條通往繁榮的道路?發展中國家如何才能避免綠色榨取主義陷阱,確保貿易的公平和可持續?

在智利、阿根廷、巴西、哥倫比亞、南非、摩洛哥和突尼斯進行的一系列諮詢和研究,對這些問題進行了詳細的探討。海因里希-玻爾基金會(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和世界麵包組織(Bread for the World)的一份最新報告,綜合了他們的發現,強調了不傷害的必要性。為了防止綠色氫氣的夢想成為一場噩夢,我們必須在發展該行業時進行地域規劃,制定明確的標準和政策,維護本地社區的事先知情同意權。為了實現後化石發展的承諾,促進可持續經濟,政府必須制定宏大而現實的產業戰略。這些戰略必須嵌入可持續發展和能源轉型的系統性方法中。此外,我們需要考慮如何使用氫氣——而不僅是誰能為它付費。

這一切都不會自行發生。實現一個可持續的未來是一個政治選擇,需要領導和合作。有幾個國家可以幫助讓綠色氫氣的公平和可持續貿易成為現實。例如,納米比亞、智利、哥倫比亞和現在(在總統盧拉領導下)的巴西,都有合適的政治條件,平衡綠色氫氣生產與強大的環境和社會標準。隨着時間的流逝,阿根廷和南非可以加入這個名單,成為生產國。

作為綠色氫氣的潛在主要進口國和消費國,德國將需要基於強大的環境和社會標準,與生產國建立夥伴關係。德國有一個進步主義政府,可以預期與它長期合作的夥伴,不僅是作為資源提供者,而是作為邁向可持續、包容性繁榮的旅途中的同行者。

為此,德國和其他能源進口國,還必須支持出口國在創造價值方面的本土化努力。這樣一來,新興的綠色氫氣國際貿易,可以成為全球南北之間新的平等貿易關係的先驅。這是一個值得爭取的未來,而可再生能源則是關鍵。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3.
www.project-syndicate.org